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为什么在澳洲女性不怕生孩子?全职妈妈很多却没有任何压力?

为什么在澳洲女性不怕生孩子?全职妈妈很多却没有任何压力?
人生 孩子
2020-01-11 22:33

作者简介:海边小妹,坐标澳洲,自由撰稿人兼中文老师。用心记录在异国他乡的生活感悟。文字真实不做作,在多家杂志发表文章。

女儿已经十二岁,这意味着,我已经做了十二年全职妈妈。虽然我靠教中文和码字也有些零散收入,但这点儿钱连塞牙缝都不够,更多是图个兴趣和体验。所以,这十二年,全靠先生一个人工作养家。

我的第一年全职妈妈生活是在中国度过的,后面的十年在澳洲。所以,我也算体会过在两个不同国家做全职妈妈的感受。本文就从我的切身体会出发,说说我了解的澳洲情况。鉴于我们只是普通的工薪族,视角有限,不能代表所有社会层面,故仅供参考。

总体来说,在澳洲如果有了孩子,男人养家、女人做全职妈妈的情况,相当普遍。特别是孩子能上幼儿园之前,基本都是妈妈在家带孩子(偶尔也有爸爸)。女人因为孩子而暂时离开职场几年,是很自然的事情。

西方没有让老人带孙辈的传统,不是说完全没有,肯定不像中国那么普遍。为人父母是自己的人生决定,别人可以临时帮个忙,但主角还得是自己。养育孩子,除了让他们存活,还需要有精神上的陪伴和亲密。再说,一心一意做个母亲,本就是人生里一段难得的体验、成长和享受。

整个社会对女性生育的支持和保障很完善

当初我在国内为了怀孕而决定辞职时,有过许多顾虑:以后是否还能回归职场?回归后是否会降薪降职?是否会与社会脱节?辞职损失的福利怎么办?经济不独立没有安全感怎么办?会不会没有家庭地位?会不会要看丈夫的脸色?长辈亲人朋友怎么看我?......我想,这些不光是我一个人的顾虑。

任何收获都不可能没有付出。既然我们的生命中多了如此宝贵的孩子,为之付出一些是必然和值得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但是,在不同的社会环境里,女性为生育所付出的代价是不同的。我个人认为,相对来说,在澳洲的职场女性,生育之后的选择更多一些。这与澳洲社会对女性权益的保障有关。

一方面,多数用人单位会为生育女性提供更灵活的工作形式。

我带女儿去宝宝活动组时,接触到一些本地妈妈。她们要么是在产假结束后就从全职工作转为半职工作(每周只上两三天班),要么就先做几年全职妈妈再回原单位上班。

当时我特别羡慕,还有半职工作这等好事?既不会中断职业生涯,又能兼顾孩子和挣钱。和她们聊天才知道,半职工作在澳洲一点儿都不稀奇,许多单位都给提供这样的选择。

后来女儿上学了,学校老师竟然也有每周只工作两三天的。最有趣的是,我有一个中文学生是中学老师,还没生孩子就转成了半职,因为她有一半时间要去做足球裁判,晚上还要到大学读书。妥妥的斜杠青年啊。

我也打听过朋友们的情况。

有一个朋友的单位允许休两年的产假,也就是说可以保留两年职位。两年后孩子基本可以上幼儿园了,再回归职场,这样就不怕失业降职降薪了。当然,不同单位产假时间也不同。有的朋友休了十个月产假,也有更短时间就自愿上班的。除了单位规定不同,这也与个人选择有关,不少华人家里有老人帮忙,自然多了一份从容。

至于澳洲产假期间的工资,不同单位也有不同的规定。

以我的一位朋友为例,她休产假期间,有14周拿全薪,有18周只拿政府给的补贴(与澳洲最低工资有关,最多每周大约七百多澳元),再加上自己累积的带薪年假,加起来一共就可以带薪休息十个月。单位给的那14周全薪假期,也可以换成28周的半薪。另外,单位也允许她在孩子学龄前转为半职工作。反正可以根据需要选择不同的方式。

不过,朋友说政策可能会有变动,以后休产假就不能同时享受政府和单位两边的薪水,只能拿到政府给的那18周补贴。这样,对用人单位来说,完全不会因为员工生育而带来明显的损失。

另一方面,政府禁止任何形式的用人歧视。

澳洲政府不仅规定不能解雇休产假的员工,还禁止用人单位对应聘者有年龄、性别、种族、肤色、宗教、残疾等歧视,当然也包括对已婚未育女性的不公平对待。

一位朋友讲过她的故事:

她当初应聘一个市政所属幼儿园老师职位,历经三个月的层层审核,尽管她在面试时好几次连问题都没听懂,但还是在那么多申请者中成为幸运者。入职后她意识到,很可能因为她是唯一的所谓“少数族裔”。

因为政府部门用人,会更重视体现对不同族裔的机会公平,因此在同样条件下,有时会故意把机会留给少数族裔,以彰显他们的多元文化性。虽然这只是朋友的揣测,但多少能感受到大家对这项规定的重视程度。

整个社会尊重和认可家务劳动的价值

我曾在旧文中写过全职妈妈的难处。陪伴和看护年幼的孩子,不过是人类作为生物的本能和天赋责任之一,却在许多人眼里变成没出息没价值的低级劳动。殊不知,对幼儿来说,再高级昂贵的保姆,也无法取代母亲的照料。

好在,这些年在澳洲做全职妈妈,我完全没有感受到一点儿压力。被淹没在全职妈妈洪流中的我,毫不起眼儿。说是洪流,有点儿夸张,大多数全职妈妈在孩子上学之后就慢慢回归职场了。像我这样打着全职妈妈幌子继续享受着随心所欲的还是少数。当然,正是澳洲这慢悠悠的宽松环境,得以让我享受得如此心安理得。

我们不妨看看澳洲家庭法,感受一下家务劳动在澳洲的被认可程度。

在澳洲,离婚时资产分割要考虑的因素有以下四方面:过去的财产性贡献、过去的非财产性贡献、将来获得收入的能力、将来的需求。很显然,这四个因素中,后面三个都可能与家庭主妇有关。

家庭主妇承担了照顾孩子和家务责任,让另一半没有后顾之忧地出去挣钱,这属于第二点“非财产性贡献”。因为中断了自己的职业生涯,家庭主妇未来获得收入的能力受到影响,这与第三点有关。如果孩子抚养权判给女方,那么女方将来的需求就有所增加,这与第四点有关。

而孩子抚养权的归属,也不会只看经济收入,法庭的宗旨是“对孩子最有利”。除了经济情况,其它许多因素都在考虑范围,比如:如果爸爸很少和孩子沟通、不了解孩子、孩子与之没有感情,都有可能让法庭认为“爸爸不适合抚养孩子”。

正如美国法律学者弗里德曼所说:“法律是社会的镜像。”从法律规定,就能感受到这个社会对某个问题的态度如何。

其实,不仅澳洲的全职妈妈过的很轻松,很多发达国家也是如此,比如加拿大、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希腊等,对女性的保护都非常完善。一个社会,如果女性生活的很惬意,没有焦虑、抱怨、压抑,我相信整个社会氛围一定是美好向上的。

咨询任何移民相关问题,请致电4000856660

本文为移民帮原创,转载请申请授权。

收藏
希腊
西班牙
葡萄牙
加拿大
美国
塞浦路斯
武汉
成都
哈尔滨
厦门
上海
北京
香港
杭州
西安
广州
长沙
郑州
石家庄
南京
在线咨询
希腊移民 加拿大移民 智能移民
预约回电
确认
免费材料
TOP
移民专家,一对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