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董事长、演员、研究员、富二代,他们都在美国大农村,找到了向往的生活

董事长、演员、研究员、富二代,他们都在美国大农村,找到了向往的生活
美国 生活
2019-11-23 20:00

作者简介:沁心,在中国生活了23年,又在美国工作生活了16年,然后当起了十年海龟。有中美两国的大学教育背景,目前在外企当高管,常年中美两地跑。有两个生在美国的女儿,当过中国的小留学生,目前在美国读大学。希望通过一支笔,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和美国。

中国自古流传着一句诗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此诗为陶渊明所做,表达了劳苦众生对“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的一种向往,更是对有限生命被无限压制的一种呐喊。诗人向往大自然的豁达与纯净,希望返朴归真,享受一种人与自然的和谐,希冀在大自然中释放压抑的内在,忘却名利和世俗的干扰,完完全全的做回自己。

每每读到这首诗,我总是会想到在美国的日子。在美国的华人,初次见面都喜欢开玩笑的询问,“你住在哪个村儿啊?”美国的很多路名和小区,都是以“村”(village)来命名的,笔者自己居住的小区,外号“铁塔村“(因为小区外面有个电视塔)。而美国华人及留学生刚回到祖国,都会给人最初印象:某个村里回来的。

“村”在美国不是一个贬义词,而以村来命名的校区或者街道,也不是国内的定义。但是的确,美国的生活很像是生活在一个“大农村”里面。这样说一方面是因为美国居民不喜欢居住在市中心,或者热闹的地方。如果一个小区边建设了一个购物中心,随之而来的不是房价上升而是下降。

美国大部分城市的市中心,属于政府所在地和公司办公地方,一到了晚上就安静、漆黑。除非是一些无家可归或者极度贫穷的居民,不得不居住在市中心的一些破旧日久的建筑里面,只要是有稳定收入,都会居住在远离市中心的地带,越是有钱人住的离市中心越远。

另一方面来说,美国人喜欢把生活和工作完完全全地分开。工作中,美国人喜欢现代化节奏,专心、努力、负责。一旦离开办公室,美国人就希望彻底释放自己,享受慢生活,做回纯粹的自我,远离一切喧嚣和躁乱,和家人一起沉浸在自然当中。

(一)

暗淡了灯红酒绿,远去了匆忙奔命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铮鸣…….

每一次去艾米家,饭后必然KTV,她家装了一个特大屏幕,挂在墙上。每次聚会她都必唱这首《历史的天空》,随着“天屏”上硕大的歌词缓缓走过,她的思绪也回到了过去。

移民美国前艾米是个规模不小的培训学校的董事长兼总经理,那个学校是她从无到有,历经千辛万苦建设起来的。为了学校发展,她几度经济走到了崩溃,凭着个人的毅力,又几度走出了困境,在当地(一个三线城市)形成了一定的规模,也渐渐名声大起来。

然而,随之国家经济的发展,培训学校越来越多,艾米做的是筋疲力尽。她一天比一天更加向往安稳平常的日子,那种每天都处在神经高度紧张,没有节假日,没有家庭生活的日子她不想再过下去了。但是以她的年龄,无法再重新开始去给别人打工。终于,她狠下心把公司卖了,全家移民来了美国。

在美国,她就职于一家中文培训学校,一周只做几个小时,大部分时间都是照顾家庭和陪伴孩子(移民后她生了老二和老三一对双胞胎)。比起以往在国内的日子,没有了大老板的风光,也没有了灯红酒绿的应酬。但是,多了一份惬意和安逸,更多了家庭生活带来的温馨自在。

用她的话说,自己现在就是一个“村里人”,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可她喜欢这样生活,可以让她有生活感。更希望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有利于身心健康。

(二)

洗净铅华、返璞归真

不同于艾米,丹佛的选择几经起伏。

丹佛曾经是某个歌剧院的台柱子,几乎所有的歌剧演出,他都是男一号或者二号。当时他太太(一个技术女)移民美国的时候,他是一万个不乐意。虽然拿到了绿卡,他还是留在国内,不去过美国“村里”的日子。直到有一次他生了病,太太接他去美国休养,他才彻底改变了想法。

因为职业原因,丹佛基本上都是上午睡觉,下午排练,晚上演出,半夜社交。和家人的交集非常少,可以看到大自然景象的时间几乎没有。

在美国休养期间,他早上早起散步,看绿茵滴翠、朝阳喷薄;晚上饭后散步,看湖水荡漾、落日遗辉。白天他在小区的湖边钓鱼,陪小儿子荡秋千;周末聚集了好友几家一起郊外烧烤和远足,或者几个父亲领着孩子们一起游泳,妈妈们在一起准备美食。

原来“村里”的日子是这样的惬意美好!自己多年来辛苦奋斗,不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家人可以过上自在安逸的日子吗!

休养归来,丹佛就提出了辞职,放下了一切去美国和家人一起安心过着“村里”的日子。

“我风光过了,如今已经洗净铅华,返璞归真了!”这是他对自己今后人生的一个展望。

(三)

采菊“铁塔村”,悠然看蓝天

按说瑞丽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研究员,或者一位实验室的负责人,可她就是不想,只想做一个半职工作人员(part-time)。

瑞丽毕业于211院校,在当地也算是个学霸级人物,为人气质文雅、举止沉着,非常的佛系。对于功名利禄,她从小看的就很淡,崇尚自然从容地过日子,“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曾是她理想中的生活。每逢节假日,她都喜欢一、两家人一起,到一个山里找一户装修高雅文艺的民宿呆上两天。

自从公司派她去美国出差回来后,她就爱上了美国的生活,和她理想中的一样,可以蓝天白云、绿水青山、漫步田野、放慢时光。出差回来后,她动员丈夫,夫妻一起移民美国。

到了美国以后,丈夫在学校任教,她就在一个生物实验室做半职工作人员,每天去那里4个小时,其他时间就坐在阳台上或客厅里面,泡上一壶清茶,伴随着明媚的阳光,看一本自己喜欢的小说,或者绣绣抱枕。在不慌不忙中,度过自己佛系的岁月。

“我终于过上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日子,这才是我想要的人生。”

(四)

不经意间温柔了岁月

“谁说理工男不会有生活情趣?”这是布雷登自豪的自述。

布雷登是个富二代,自小看父母创业、发迹和辛苦奋斗。优越的经济条件,并没有让他养成挥霍的坏毛病,倒是让他自小对人生有了不同的想法。他不想再像父辈那样,终日当空中飞人,过“忠孝不能两全”的日子,也不想人生的欢乐都建筑在无限制的攀比上。虽然是个富二代,他仍然喜欢凡事靠自己,为人独立成熟,很有主见。

他选择了移民美国,不是因为随大流,而是想过一种宁静致远的生活。

他是个环境工程师,就职于美国政府的一个机构。工作时,他勤勉认真;下了班,他就一门心思放在自己的小家庭生活上。家里开辟了一个菜园子,太太全职在家照顾四个孩子(布雷登特别喜欢小孩)。为了丰富家庭生活,他把地下室装修出了一个乒乓球室,一个台球室,而小区的篮球场也经常可以看到他们一家的身影。

在美国的城市里面,很少看到高楼大厦,几乎家家都是带草坪的大别墅。人与人之间保持着合适的距离,见面都是面带微笑。下班后公司不会来占用私人的时间,周末家人可以自由享受社区全面的设备配置(如:烧烤炉、游泳池、儿童游乐场、篮球网球场等),还有郊区大面积的森林供家人远足和登高。

相比那些脚步匆匆在地铁和高架桥上堵车、赶时间的日子,现在的生活才是布雷登喜欢的。

“不经意间温柔了岁月”!布雷登希望自己能有时间陪着孩子们一点点长大,陪着爱妻一点点变老,这就是他生活的情趣。

相比国内的日子,美国的日子没有那么多的色彩斑斓,也没有那么多的惊天动地,有的是在一个成熟的社会里面,享受着成熟的法律带来的安全感,和健全的社区带来的方便感。但是,更多的是享受平静、安逸的生活。

“曾经在幽幽暗暗反反覆覆中追问,才知道平平淡淡从从容容才是真”也许姜育恒这首《再回首》,才是对美国“村里”生活最好的写照!

投稿人原创,如有侵权问题,非本平台责任,请告知本平台移除。

收藏
希腊
西班牙
葡萄牙
加拿大
美国
塞浦路斯
武汉
成都
哈尔滨
厦门
上海
北京
香港
杭州
西安
广州
长沙
郑州
石家庄
南京
在线咨询
希腊移民 加拿大移民 智能移民
预约回电
确认
免费材料
TOP
移民专家,一对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