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蒙特利尔的美食太多了,相比之下龙虾就是“带壳的馒头”!

蒙特利尔的美食太多了,相比之下龙虾就是“带壳的馒头”!
加拿大 魁北克 蒙特利尔
2019-08-05 10:00

作者简介:我是静域辽远,前空间设计师,现自由作家,长期游荡海外,希望你喜欢我的故事。

Je me souviens(牢记我心)——魁北克格言 

当飞机穿过焦圈豆汁和卤煮火烧,跨过鲅鱼饺子、白色恋人和本初子午线,降落在枫叶国时,刚下飞机迷迷糊糊的我,是在说着法语的老大爷手中的熏肉三明治香气中逐渐清醒的。闻着夹杂着食物香的微潮却新鲜的空气,熏肉三明治和我打招呼说:“bienvenue au Canada”(欢迎来到加拿大)。 

彼时我不懂法语,印象中也一直觉得加拿大是英语国家,直到我发现入住的酒店的牌子也写着hôtel而不是hotel时,我的内心是崩溃的。尚且naive的我不知道的是,我落地的城市蒙特利尔,作为加拿大第二大城市,官方语言是法语,并且是世界第三大法语城(位于巴黎、金沙萨之后)。不过,听到街边的对话通常都是英语,前台服务生也用英语交接入住事宜时,我悬着的内心也渐渐地放下了。

好在和英文差的不多

但蒙特利尔给我的惊喜不仅于此,我曾经出差经过渥太华,因为工作原因还去过比较偏远的育空地区,这些地方给人的印象就像是油画一样,美丽、清新但过于淡雅,有种不真实的恍惚,而作为加拿大最特殊的一份子,魁北克省最大的城市,蒙特利尔相比起加拿大的其他地方却少了些野性与寂静,多了几分亲切和温和。

育空地区比较像西伯利亚,地广人稀

魁北克地区,因为独特的法国传统在加拿大各省份和地区中独树一帜,也因为独特的法国传统,美食成为了这个地区的招牌代名词。

我首先接触的就是这片地区的代表食品:魁北克布丁。

对于布丁的印象我是经历过一次颠覆的。在儿时,布丁给我的记忆就是果冻状的甜品,而在英国工作时,当以“美食”出名的英国人将哈吉斯(英国人称之为布丁的一种)端上餐桌时,我以为回到了我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家中,吃着羊肉和羊血灌的血肠。

没错,哈吉斯正是羊肚中包着羊杂和燕麦做成的一种食品,我的内心受到了比亲眼看见仰望星空派还要大的冲击,从此在心里对英国料理敬而远之。

这算好看的,实物真的能叫人吐出来

而魁北克布丁端上来的时候,我对布丁的印象又一次被颠覆了,这不是浇了酱料的炸薯条嘛?看着好似黏糊糊一坨。但不同于一般薯条的芝士及肉酱的香味却使我的唾液急剧分泌,没办法张开嘴吐槽,只能沉浸在薯条的酥脆和芝士的浓郁,肉汤的香味之间。

 

王境泽曰:真香! 

而作为肉食动物,吃薯条毕竟让我有点隔靴搔痒之感,此时我突然想起了下飞机那一瞬间的烟熏肉的香味,赶忙寻找起来。当我沿着香味穿过大街小巷,发现其来源时不免大吃一惊:竟然是一家贝果店!

 

这家不是我吃的那家,但是有彩虹贝果,也挺不错 

烟熏三明治作为传统的魁北克美食之一,在蒙特利尔与当地不逊于纽约的贝果结合,产生了新的结晶,木制烤炉烤出贝果本就有股木头的清香,再配上樱桃木熏肉的果香和肉类本身的鲜香,不由得让我食指大动,抹上芝士就着酸黄瓜,就是让人口腹欲望得到极度满足的一餐。

贝果实际上算是一种空心圆形面包吧 

在这进食的瞬间,食物虽简单,但是简单地组合却产生了别样的韵味。所谓大道至简,大抵不过如此。龙吟料理我也是尝试过的,那细腻的手法,将物品烹饪后又费尽心力把食材还原成烹饪前的样式的匠心虽也是一种美,但全不如这简单的贝果配熏肉来的实在熨帖,来的有滋有味。

此刻稍显臃肿的老板,在我的眼中已经变成了大隐隐于市的料理匠人,眼神中充满了对食物的专注和耐心。

而Tourtière(肉馅派)作为另一种食肉方式,在蒙特利尔、魁北克乃至整个加拿大甚至形成了传统。牛肉和猪肉的完美搭配,加罗勒、肉桂和丁香,随后在酥脆的表皮淋上加拿大特色的枫糖,带给我一种家的味道。

初到加拿大的人喜欢吃海鲜,三文鱼、鳕鱼和龙虾似乎成为中国游客的挚爱,但吃久了,龙虾就是“带壳的馒头”,肤浅的咸鲜触及不到灵魂,只有真正的日常一餐一饮,一箪一食,才能让人深刻体会到当地文化和民族性格。

加拿大之旅结束后,我已经对蒙特利尔的地下城、高耸教堂的皇家山、海风习习的老港和充满大师作品的现代艺术博物馆印象模糊,唯独记得那些香气四溢的温热食物,以及享用它们的人的愉快笑声,仿佛在轻声呼唤我,再来。

仿佛,这才是我真正的故乡。

投稿人原创,如有侵权问题,非本平台责任,请告知本平台移除。

收藏
希腊
西班牙
葡萄牙
加拿大
美国
塞浦路斯
武汉
成都
哈尔滨
厦门
上海
北京
香港
杭州
西安
广州
长沙
郑州
石家庄
南京
在线咨询
希腊移民 加拿大移民 智能移民
预约回电
确认
免费材料
TOP
移民专家,一对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