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春节来临,海外华人过还是不过?

春节来临,海外华人过还是不过?
移民
2019-02-08 20:55

新春佳节举国欢庆,整个中国都被喜气洋洋氛围笼罩着,家人团聚看春晚、走亲戚、逛庙会、挂灯笼、包饺子......好不热闹。都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春节,那么海外华人们都是怎么过年的呢?小帮特意找来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的老移民为大家分享他们的春节故事,今天是加拿大篇。

作者简介:朝旭,42岁,四川人,十五岁全家移民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心理学硕士毕业,现居多伦多,职业是心理咨询师。

不论是身处何地,什么国籍,只要是华人,当他面对“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是什么?”的时候,都会毫不犹豫的回答:“春节”。

春节的起源蕴含着深邃的文化内涵,在传承发展中承载了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民国有位大师曾说:读懂了春节,就读懂了中国人的文化”。虽有言过其实之处,但也可以从中看到春节对中国人的重要性。 

我到底还算不算中国人,到底还过不过春节?相信这是许多想要移民或者是移民后国人普遍的烦恼,从法律上看,当然不再是中国人了,但大半辈子所接受的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也让他们一时间无法融入当地的西方文化。

而且也会在午夜梦回之时惊醒,质问自己:我已经移民了,还有必要过中国的传统节日吗?我这样真的好吗?许多人就这样陷入了迷茫。

尤其是一些为了下一代良好的生活环境和条件而努力奋斗的父母们,尽管为了孩子选择了移民,但自己却由于不适应生活在痛苦之中,郁郁寡欢,甚至放弃了千辛万苦得来的绿卡,选择回国,竹篮打水一场空,白白耗费了时间和金钱,还容易产生家庭矛盾,可谓是得不偿失。

在这里,我要告诉大家,春节说到底,也只是个节日,重要是的亲人朋友!

为了帮助大家走出迷茫,我想讲个故事:

我曾经给一名病人做过心理咨询,他现在是我的朋友。

他移民前是国内一家传统企业的高管,尽管薪资丰厚,但却十分忙碌,除去逢年过节,很少能见到自己的家人。女儿小时候甚至一度以为他是亲戚。

拜这所赐,他与女儿的关系一向不亲近,父女间有着深深的隔阂,妻子也对他的忙碌而颇有微词。

不融洽的家庭关系,加上近几年互联网对传统企业的冲击,他更是忙的焦头烂额,女儿要高考了,成绩却一塌糊涂,事业与家庭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终于,他想到了移民。他费尽心血,前前后后办各种证明,交各种材料,总算拿到了加拿大的绿卡,移民多伦多。

他在当地的一家企业找到了一份薪资不错的工作,尽管比不上在国内,但却胜在轻松。

女儿也成功的就读了本地的一所私立学校,与同学相处融洽,成绩优异,她似乎天生就更适合这种开放的素质教育,妻子每天也过的很充实,与邻居和睦相处。

一切都在朝着正轨前进,直到快要过年。

他不经意的看了看日历,发现马上就是春节了,移民来的这几个月,他为了入乡随俗,刻意没有过端午、中秋等一系列中国的传统节日,反而是加拿大的国庆日、感恩节、万圣节、圣诞节,与邻朋一起互道Happy holidays一个也没错过。

但那可是春节!中华文明一年中最重要的节日!别的所有节日加起来都不及这一个重要!国内春运每年高达数十亿人次!

广州火车站春运 

顿时,自移民以来一直被他压抑着的思乡之情爆发了,像是潮水一般一波波猛烈地冲击着他那礁石般的心。

他试探性地向家人提出了一起过个春节的想法,却被告知女儿那天学校有活动比赛,妻子也跟邻居家的Belinda太太约好了一起织毛衣。

女儿甚至还对他说:我们都移民了,还过什么春节。说完,就背起网球包去了学校。

那天晚上,他第一次梦见了家乡,一座位于中国山东的二线城市。

他开始郁郁寡欢,以往的不适应在思乡之情下被无限放大了:自己那不标准的英语发音,对同事玩笑的不适应,认为自己缺乏Humor spirit跟不上他们的节奏,小摩擦逐渐升级,家人的不理解,他也越来越迷茫,开始想到了回国。

在再次与家人爆发矛盾后,他在西奈山医院(mount sinai hospital)的Jason医生的建议下找到了我,向我倾诉了他的烦恼。

其实他的这种问题很常见,我称之为“移民综合症”,本质是心理落差问题,这种情况的产生是由于“退行”心理的出现。

这是一种心理防御机制,当我们面临矛盾和冲突的时候,我们就会通过怀旧,通过对过去的回忆,来寻求安全保护,得到一个缓冲。

而他正是以春节为引子,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选择,没得到的总是最好的,尽管他移民后的生活远比移民前惬意得多,但他却选择性的遗忘了。

于是我开始引导着询问他“为什么想要回国呢?”

他巴拉巴拉地说了一大堆他在国内就已经预料到的问题,还对我抱怨说“要是我没出国……”

我静静地听着他诉苦,他说了整整三十分钟,情绪越说越激动。

而我只淡淡地反问了他一句:“如果你没有移民,你觉得你会有在这里滔滔不绝对我抱怨生活的时间吗?”

他愣住了,低下了头,开始沉思起来。

我继续说道:你觉得在加拿大水土不服,很多习惯都不适应,那你再想想国内,你真的能继续忍受糟糕的空气质量、地沟油吗?你还想再和那些油腻的中年人一起推杯换盏,虚伪的互称兄弟吗?!回去可能你会更不适应!”

他不吭声了,我知道,从他的自述中,他其实是个很正直的人,在关系盘错的东北靠自己的能力打下了一片江山。

“别忘了你为什么会选择移民!”我大声问道。

他浑身一震,抬起头,对我说:“为了孩子......

我轻轻拍了拍掌,对他说道:你的目的达到了,你的孩子和妻子都在加拿大过得很开心。

“可是......”他还想说些什么,但在嚅了嚅嘴唇之后,却还是未能说出口,只是化作了一声叹息便准备起身离去。

我又对他说道:“其实春节说到底,也只是个节日罢了,朋友亲人聚在一起开个party也是一样的,未必非要在某一天。什么规矩都是死的,只有人才是活的。”

他的脚步微微一顿,停了片刻,然后转过身对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一个月后的一个周末,我收到了他的邀请函,邀请我去参加party。

party是在一个户外草坪举办的,人数不少,白种人,黄种人,黑种人都有,西式的音乐和典礼配上中国的礼服和灯笼。 

见我来了,他迎了上来,一扫一个月前的阴霾,笑容满面,穿着一袭合身的中山装:“谢谢徐医生,多亏了你,我想通了。在国内国外其实没什么不同,关键是家人开心,自己开心,规矩都是死的,人总得过自己的生活!”

投稿人原创,如有侵权问题,非本平台责任,请告知本平台移除。

收藏
希腊
西班牙
葡萄牙
加拿大
美国
塞浦路斯
武汉
成都
哈尔滨
厦门
上海
北京
香港
杭州
西安
广州
长沙
郑州
石家庄
南京
在线咨询
希腊移民 加拿大移民 智能移民
预约回电
确认
免费材料
TOP
移民专家,一对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