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原来在北京我什么都不是”,一个机长移民加拿大的故事!

“原来在北京我什么都不是”,一个机长移民加拿大的故事!
移民 华人 教育 加拿大
2019-01-03 20:06

  文章来源:公众号飞行的魁瓜生活,移民帮获权转载

  嘉宾介绍:原国企航空公司机长,吸过帝都的霾,也混过上海滩,心里念的都是加州阳光,却为爱放弃了一切来到了冰与雪的远方。

原来在北京我什么都不是

  2011年秋天的某个深夜,一架从广州飞往北京的航班里,彪哥坐在驾驶舱左座机长的位置上焦头烂额。那时候还是副驾驶的我,听完机长的吐槽后,居然第一次找不到跪舔的切入点,只能一脸懵逼的坐在那里,陪着他体会那种无力感。

  彪哥是一个值得尊敬的飞行老教员,住的是顺义别墅,开的是5系GT,孩子在中关村二小,可以说是妥妥的人生赢家。每次和他飞,活跃驾驶舱气氛的切入点,就是他引以为傲的儿子。

  “我每次飞完回去,都和他说别学习了,爸爸带你玩一会儿,现在的孩子压力太大,就该放松放松!”彪哥打开了话匣子,我刚想盛赞彪哥不但是个好教员,还是个好父亲,谁知彪哥话锋一转,“我媳妇说了,孩子同学就算没去四中、人大附,起码也是个101,牛栏山肯定不去,回头怎么和同学说啊。”

  可牛栏山也是好学校啊,要是我以后有了孩子能上个牛栏山,我就知足了!这厢事情还没完,就又来了一班晚广州,这次,我又在夜里听说了李教员的故事。

  为了让孩子上北大附,李教员空置了顺义的大平层,去孩子学校旁租了一50平米的小房子。城里的老小区,停车位不够,只好沿着小区围墙的路边里外停三层,一会落地回到家估计都半夜两三点了,把车停在最外一层。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不幸遇上停在最里层,第二天要上早班的车主怎么办呢?三点到家五点被车主叫起床挪车,你见过冬季凌晨五点的北京吗?

  见过了也没关系,这还不算完,你听说过北京的占坑班么?就是以名校名师名义开设的补习班,坊间盛传想上某某好学校,就得去上特定的某个学校老师出来开设的补习班,去了有可能在各个学校设置的升学考试中占得先机,不去大概率没戏。

  残酷的是从此以后的每个周末,疲惫的父母们也要拖着疲倦的孩子们,穿梭于各环之间给首都添堵。

  更加残酷的是补习班上到最后,“名师”下课了即洒脱地转身离去,留下充满期待的家长,留下一屋子被抹杀了天性浪费的青春,留下在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中国式哲学的洗脑下,下一个补习班还不要不要参加的灵魂拷问!

北京的秋

  没成为飞行员之前,我曾天真的以为,只要能够顺利的成为飞行员,人生就能开挂。成为副驾驶后,又天真不减的认为,只要当上了机长,人生的烦恼就会减少许多。两班晚广州飞下来,都崩塌了。原来在北京,我们什么都不是。

为了不输在起跑线上

我决定赴美生子

  2012年的一天夜里,我和新认识长腿妹子看完电影,开车从望京回机场生活区。行驶到首都机场路辅路,突然大雾弥漫,能见度不足五米。车灯射进雾里,是阳光照在油腻的水面的模样,泛出五颜六色的斑斓。五彩祥云般的浪漫,让我恨不得抱起身边的女神,一吻应景。

  后来女神成了孩他娘,我们也知道了那晚的祥云叫雾霾。

  可是,我们在2014年有了孩子。

  媳妇怀了孩子后,我们跟风的决定把孩子生到国外。最初的想法其实也很简单,只是想着给孩子一个上清华的机会,传说清华对外籍留学生的门槛较低,而且我和媳妇都不是北京本土选手,在可预见的天朝式拼爹战中,我实在没有信心和胆量。

  我们义无反顾的选择了逃避,在媳妇怀着7个月身孕的时候,怀着忐忑的心情把她送上了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这里不得不提提我那之前从未出过国门的,无条件爱党爱国的丈母娘,原先坚决反对我们出国生孩子。在全程陪同这次赴美产子,见识了资本主义的碧海蓝天之后,简直成了美帝宣讲大使,也是辛苦了她老人家。

  狗血的是,美帝的入境官并没有因为媳妇遮遮掩掩的大肚子,而把拿着旅游签证的她拦在国境外,天朝的官僚却在媳妇即将临盆,而我正准备赶赴美国陪护的时候,险些取消我早就请好的陪产假,把我摁在国境内。

  生活如此艰辛,我已做好了卑躬屈膝的准备,但有什么事你特么能不能冲我来?

  2014年,我们的孩子在洛杉矶的长老教会医院出生了。因为贫穷我们并没有去月子中心,而是我请了了一个月的假,去当了月嫂。

洛杉矶的一地紫花

  在那累得死去活来的日子里,我经常去大华,经常去租住的房子旁边的Farmer’s market购买日常生活必须品。美国的东西可真便宜,每次看着各式肤色的山姆大叔们简单幸福的肥胖着,我就在想,同样是平民百姓,为什么差距就那么大呢?

  我们的房价比他们高,他们的人均收入比我们高;我们的油价比他们高,他们的空气质量比我们好;我们的基尼指数比他们高,他们的犯罪成本比我们高,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闲来无事,去参观了美国代售的房子,以北上随便一套普通70年产权的不带好学区的,100平米建筑面积水泥空间。来美国洛杉矶可以换一套永久产权的,顶级学区的200多平米的独栋别墅,这又是怎么回事?

  带着孩子以及满肚子的疑问,我们回到北京。那一年的11月,北京的天空奇迹般地出现了久违的湛蓝天空——人称APEC蓝,3个月之后,柴静推出了纪录片《苍穹之下》。我们迅速做出决定,离开北京!

错过上海购房机会一切陷入死局

  我们开始了在上海的生活。

  记得当时还在美国学习飞行的时候,我的室友就是个上海人,他当时就说过上海要比北京领先十年。那个时候又红又专的我,对于这种言论是非常不屑,甚至嗤之以鼻的。

  可是当真正在上海生活了近四年之后,方方面面的细节让我不得不承认,上海的城市建设和包容开放的确要比北京领先。

  上海这座城市确实拜金,但也比北京的拜权好,特别是对于炮灰来说。就好像在某个电视采访中,艺考生表示不怕潜规则就怕没规则。对金钱的崇尚的观念,起码成为了大家共同的底线,从而形成了契约精神。

  比如停车的时候,同样是路边收费的老大爷,上海的老大爷基本上都是按照计价规定索要停车费,而北京的老炮儿晃晃悠悠走过来,居高临下地伸出的那一巴掌,每次都让我头疼而忐忑的猜想,到底是多少?

  可以说除了春寒料峭时连绵的阴雨,上海给了我们近四年美好的时光。

上海的雪

  我们在上海浦东新区,也就是类似于北京望京区域,租住了一个100来平米的房子,相当于单位提供的优惠房源。当时,有一个五百多万元团购的机会,我们很动心的报了名。

  虽然那个时候购房资格还没有解决,我们手上也没啥钱,六个钱包的工作也还没做通,可是,由于国企尾大不掉的办事效率,我们所有人,包括有资格购买的同事,都错过了这次购房机会。

  直到2017年的某天,通知我们整个单元都已出售,请于国庆节前搬出。此时我们仍然住着的那套房,已经涨到了800多万。我们才知道曾居住过3年的地方,有一天会变成需要奋斗一生的梦想,原来我们一直在透支未来的梦。

  就算买不了房子,孩子入不了学籍,我们其实也留了后手。当初把孩子生在国外,本来也打算让他绕开国内这套竞争激烈的度过苦逼的6年小学,苦逼的6年中学,把家长拼得吐血,最后再去大学浪费四年青春的老路。

  因此,我们决定让孩子上国际学校。

  首先要普及一下私立民办学校和国际学校的区别。上海有很多优秀的私立学校,比如惠灵顿、包玉刚、协和双语等等,他们招收中国籍学生,开设以留学为目的国际课程。

  另外还有如上海美国学校、德威、协和等,招生基本面向外籍及港澳台的生源。我们倾向于后者,参观了几所学校后,我们一致认为上海美国学校从地理位置,以及一进学校扑面而来的美国味儿(很多建材都是美国运来的)都更适合我们,除了19.7万一年的幼儿园基础学费。

  我们算了一笔大概的帐,如果孩子去国际学校一年学费19.7万,加上寒暑假夏令营,其他杂项,往少了算25万元一年。我们日常租房的费用一年大概10万元,日常开销每年大概10万元,每年出境旅游两次,再加上购物其他杂项,大概10万元。

  所有开销加在一块往少了算55万一年。就这开销,以我当飞行员多年的收入来说,我不能生病,还得兢兢业业再飞30年。

  如果说认为国际学校学费太贵,可以上公立学校,那么上海的学区房价格了解一下?丈母娘和媳妇真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曾忆否,那年晚广州,一班飞出教员泪?死局。

永远不要低估孟母三迁的决心

  巧的是,我又和一位敬重的老教员飞了一班。

  成师傅,51岁,是部队空军退役转的飞行员,年轻时身体不用说,杠杠的,经常飞完航班和我在健身房相见。有一段时间忽然在单位没了踪影,一个来月后,我正好和他又飞了一班,才知道原来他痛风犯了,休息了一个月就又来继续飞行工作。

  那天在连接飞机的廊桥的楼梯下,成师傅突然开口对我说,“你能不能帮我把箱子拎上飞机,我的右腿膝盖还有点疼,有点吃力。”我拎着两个飞行箱,看着原先精悍的教员仿佛瞬间苍老佝偻的背影,简直眼泪都快下来了。

  那天的航班上,他和我说,自己今年已经51岁了,算到60岁退休还能再飞9年,公司有政策,55岁以后就不怎么让带队了,算了算带队一年能挣多少钱,带不了队了一年大概还能挣多少钱。

  他有个儿子,在英国读书,今年毕业了,他和他媳妇商量好了,就这么一个儿子,不能逼他,他要是愿意回国,就让他回来,这剩下九年的钱还得给他准备个房子的首付。

  原来干飞行员的,就算一辈子不出事(出不出事说的不是真正的事故),就是这么个春蝉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的死局。我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

  永远不要低估一个母亲孟母三迁的决心。兜兜转转了一圈,媳妇突然和我宣布,孩子马上幼儿园了,她要出国读书,顺便陪孩子读书。她研究过,加拿大魁省的政策最适合我们。随后在2017年8月入学季之前,媳妇带着孩子登上了北京飞往蒙特利尔的班机。

  老婆孩子离开后,我仍旧在国内默默的搬砖。期间曾两度跨越半个地球,来到冰雪纷飞的加拿大,看望他们。但就这两次,我发现了一些问题——我发现儿子特别敏感,情绪特别容易波动。

  孩子成长的过程中,如果身边没有爸爸这个像大象一样平静的动物,是不行的。父爱看似没啥用,但也不能缺席。而且有太多老婆出国,自己留在国内挣钱,最后妻离子散的血泪故事。纵然情比金坚,奈何山高路远,家书难至,人性都是经不起考验的。

  从2008年大学毕业至今,在中国最好的两个一线城市挥洒了自己最美好的十年青春。如今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觉得是时候为了家庭,为了孩子,为了真爱,抓住青春的尾巴,也给自己一个归零从头再来的机会。

  但愿老来多健忘,唯不负相思。

我在加拿大当家庭煮夫

  2018年5月,我们一家人终于在加拿大团聚了。

  虽然,我作为家庭煮夫“赋闲”在家,但作为新移民生活也挺忙碌的。不仅要买菜做饭,接送媳妇孩子上学,每星期还有两次健身房,一次足球活动,周末的早上要去参加法语班,平时还要准备各种考试,拿驾照和飞行执照。

  我们在魁省,对魁省居民的法语是Québécois。这个单词的汉语谐音就是魁北瓜,于是简称“魁瓜”。虽然只是个谐音,却是意外地贴切。当地居民给人的印象特点就是一群总有自己莫名的想法、莫名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却又非常淳朴的土鳖.....

  很多人说加拿大太冷了,我觉得是因人而异,虽然我在祖国西南边陲二线城市长大,一直到19岁都没见过雪为何物,好在当时在美国北达科他学飞行的那一年,充分的见识了整个冬天的茫茫的大雪,所以对于我来说,也还好,有时候早上起来需要把车从雪里“挖”出来,我还觉得挺有意思。

  教育环境就不用说了,毕竟国内当年心心念念的“中芯国际”也喂给孩子吃发霉变质食物了,这在加拿大绝对是不可思议的事情。顺带提一句,扣除最后会返税的钱,儿子的学费一个月可能都不到300刀,这是个IB课程的三语学校哦(法、英、西班牙),不知道什么是IB的自己百度下学费就能有落差感了。

  但加拿大也不是什么都好,作为吃货,这个土地方简直让我崩溃!都怀疑他们生活在这一辈子,有没有见过什么桂味荔枝、什么4J智力车厘子更别提小龙虾、火锅、珍珠奶茶,天天就poutine,就是炸薯条淋肉汁加干酪,什么鬼玩意?

  不过,最重要的是要想清楚到底要不要移民,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来面对各种未知的困难,甚至要做好让你觉得得不偿失的心理准备,毕竟,移民解决不了人生问题。

加拿大线下分享会

  如果您想了解更多加拿大移民、教育、生活等信息,可参加移民帮1月10日在北京举行的【加拿大的教育、生活分享和移民规划解析】讲座活动。

  移民帮特邀加拿大老移民、古代文学博士、专栏作家辛上邪,为您讲述加拿大教育,分享加国生活,还有移民帮资深项目经理详解加拿大移民政策。

  凡到场人员即可获赠辛老师图书作品一份《过我想过的日子》,可从书中感受加国的风情与生活。席位尊享,仅限20席,报名即可获取活动详细地址。报名可拨打:400-085-6660

收藏
希腊
西班牙
葡萄牙
加拿大
美国
塞浦路斯
武汉
成都
哈尔滨
厦门
上海
北京
香港
杭州
西安
广州
长沙
郑州
石家庄
南京
在线咨询
希腊移民 加拿大移民 智能移民
预约回电
确认
免费材料
TOP
移民专家,一对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