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身份规划大师
400-085-6660 全球身份规划大师
纽约柏林东京房租比北京贵得多,普通人是如何租得起房的?
纽约柏林东京房租比北京贵得多,普通人是如何租得起房的?
2018-08-29

  小帮说:过去一个月,全国很多城市的房租涨价事件闹得沸沸扬扬,房租大涨是比房价上涨更让大家焦虑的事,身处全球其他一线城市的人,房租压力也不小,生活在纽约、伦敦、东京这些城市的年轻人他们又是过着怎样的生活?这些城市又是如何解决大家的住房问题的,小帮推荐大家跟着作者的文章,到全球看一看。

  本文为Lens微信公号“WeLens”(ID:we-lens)授权转载。

  Lens 是一个致力于发现创造与美、探求生活价值、传递人性温暖的文化传播品牌。

  又是一年租房季。

  今年7月,部分国内城市的房租同比涨幅已接近20%。

  而去年,超过50个城市还出台了各类鼓励住房租赁的政策。

  在中国,因为房价高,年轻人购房压力大,人们的租赁需求随之增加。而房租价格目前的波动和不明朗的经济前景,开始触动到了租房者们敏感的神经。

  和国内一线城市不到30%的租房率相比,不少欧美国家的租房率已经达到了50%,很多人干脆放弃了拥有房产的打算,选择了终身租房。

  他们为何如此抉择,又会遇到哪些问题呢?

  我们从世界上最大的在线数据库协作网站numbeo上,选取了一些国外城市的房租与生活数据,进行了对比。

1

“房租每上涨5%,就有3000人流离失所”

坐标:纽约

来源:numbeo 2018年8月数据

注:1平方英尺=0.092903平方米

  如图所示,纽约的房租和房价都不算便宜。

  根据以上数据,网站上还公布了纽约的房价收入比和房价租金比。

  房价收入比一般是用于衡量房价相对居民收入的合理程度。

  纽约的房价收入比达到了11.46倍,这就意味着家庭需要储蓄11.46年以上才能买到一处中心城区的普通住宅。(相比之下,去年北京是25.7,上海是27.98)

  房价租金比则是每平方米的房价与年租金之比(简称“售租比”,中国更习惯用“租售比”),用来判断是买房还是租房对人来说更划算。

  一般而言,售租比小于15,则买房比较合适;售租比大于15,则租房比较合适。国内一线城市的售租比普遍都超过了50。

  纽约市中心内的售租比是18.55。

  在纽约,房租每上涨5%,就有3000人流离失所。

  因为房租上涨,有耗光储蓄的人会选择住在卡车里,在公共卫生间里梳头、洗漱。

  自2000年以来,美国房租中位数上涨了17%,同一时间,家庭收入的中位数下降了5%。

  但美国的“低租金保障房”,会为城市里中低收入的家庭提供低于市场租金的房子,并确保房租不会超过家庭总收入的30%。

  本世纪初,考虑到鼓励中高收入阶层购买自己的住房、保障不同肤色的美国公民的住房公平,美国政府推出了“美国梦首期付款计划”,至今延续。

  它能资助60%的首付款或直接资助买房者1万美元现金,联邦政府每年会为这项计划提供2亿美元的支持资金。

  在美国,还有住房抵押贷款担保机构的存在,可以降低贷款风险。

  有买房意愿的,可以用较低比例的首付款买房。部分担保甚至可以减免首付,或把首付款比例降至5%。

  发达国家的德国,首都柏林的情况又是怎样呢?

坐标:柏林

来源:numbeo 2018年8月数据

注:1平方英尺=0.092903平方米

柏林房价收入比为10.60,

市中心内的售租比为 28.80。

  根据不同收入证明,政府会对租房者提供不同的房租补贴,补贴期限长度为15年。

  所以德国城市居民,大致有一半是通过租房来解决住房问题的。

  柏林市中心的售租比为28.80,德国政府为鼓励居民购房,提供了一系列的低息贷款,除此之外,还有税收优惠、储蓄奖励等方式。

  比如对有住房的储户,政府每月会给予储蓄金额10%的奖励金。

  全体德国公民都可享受不同程度的购房补贴,年度额度最高为2500欧元,会连续补贴8年。

  对购房者,政府还会给予贷款总额14%的贷款补助,有子女的家庭买房还能获得儿童购房补贴。

  再来看看日本首都东京的情况。

坐标:东京

来源:numbeo 2018年8月数据

注:1平方英尺=0.092903平方米

东京房价收入比为 13.15,

市中心内的售租比为 42.24。

  东京市中心的售租比是42.24。日本政府选择通过减免一定比例的利率,来增加居民的购房能力。

  以直接投资建房或以委托的形式建房,然后再以较低的价位卖给需要的人。

  目前,日本政府对提供保障性住房已经没有了压力,民间金融机构会对有需求的人群和建设项目提供低息贷款。

  由政府来补贴其中的贷款差价,即国家来“买单”。

  而在华人聚集较多、中国住房制度效仿对象之一的新加坡,政府又是如何处理居民住房问题的呢?

坐标:新加坡

来源:numbeo 2018年8月数据

注:1平方英尺=0.092903平方米

新加坡售租比为 21.73,

市中心内的售租比为 40.96。

  新加坡的房价收入比达到了21.73,意味着家庭需要储蓄21.73年以上才能买到一处中心城区的普通住宅。

  所以为解决住房问题,政府推行了“公共组屋”。数据显示,截至2011年,已有80%以上的人依靠它得到了住房,其中更有95%以上的家庭取得了公共租屋的房产。

  最新一批“公共组屋”的最小规格也是三居室,它的种类还很丰富,有公寓式,也有别墅式。家庭收入在8000新元以下的家庭都能申请。

  而且3年左右的家庭总收入,一般就可以支付公共组屋的购买费用。

  而且,出于人性的考虑,在购买组屋时,如果能更多地考虑年老父母,家庭能多获得一万元的购房补贴。

  大龄的单身公民,还可以申请15000的公积金购物补助。

2

“缩短工时、共享工作”

  上文提到部分住房问题由国家来“买单”。日前,还有一则关于“买单”的新闻:纽约大学医学院宣布,为所有学生负担学费,不论他们的成绩与经济能力如何。

  因为据统计,纽约大学医学院62%的学生在毕业时背负贷款,而这必然给学生就业带来不小选择上的压力。

  就业,是关于一生的命题。美国国会,就为再就业和培训制定了不少法律,美国各州都设立小企业开办中心 ,向失业的人提供停工培训和咨询。

  近年来,美国政府每年都会拨款近70亿美元,以资助职业技能培训活动。

  据统计,美国约有70%的失业者经过培训后找到了新的工作。

  自动辞职或者因故被解雇者的人,虽然不能领取失业保险金,但也能向政府申请救济。

  如果通过培训掌握了技能仍找不到工作怎么办?

  德国这几年新的就业岗位就几乎是中小企业创造的。

  它实行灵活的工时和工资制度,鼓励“缩短工时、共享工作”的方案。这种弹性工作制减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