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身份规划大师
400-085-6660 全球身份规划大师
德国大街上的残疾人为什么比国内多?原因竟然是......
德国大街上的残疾人为什么比国内多?原因竟然是......
2018-09-02

作者简介:Nanso4,本科毕业于厦门,目前在德国进行研究生阶段的学习。热爱了解探索不同文化的差异,在异乡寻找平凡生活中最感动的人和故事。

来到德国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大街上的残障人士怎么这么多?很多人患有不同程度的身体功能障碍,但在街上、广场上,他们在有限的条件下还非常自在地活动。难道德国残障人士的比例要比国内高很多吗?这是什么原因呢?战争结束也半个世纪了啊。

我有点疑惑,不得解。

要聊这个事,我想先讲两个故事。

(一)老马的故事

搬到新房的第一天,就认识了住在我楼下的大男孩马提亚斯,他年长我几岁,就叫他老马吧。一开始来往不多,进出打个照面。

有一天下楼梯时碰到,偶然发现他走路怎么一瘸一拐的,我以为他崴脚受伤了,惊讶地问他怎么了,赶紧问他用不用帮忙。他磕磕巴巴回答我一大堆,说得也不清楚,再加上刚来时我的德语又蛮烂的,完全没听懂,也根本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寒暄了几句“注意啊”、“好好休息”就过去了。

老马性格开朗,对楼里住着的朋友都非常友好,对中国人和中国文化都很感兴趣,每次见到我都热情地打招呼,总要用左手跟我击拳才开心,还爱拉着我扯东扯西。但交流一直不太顺畅,我一度以为他也是留学生,和我一样德语还没太熟练,说地慢慢悠悠、哼哼唧唧的。

友好归友好,住在一起难免也有摩擦。

在德国,年轻人租房和北上广大城市差不多,单身公寓偏贵,大部分人的选择还是合租,一户三四个人,每人一个卧室,大家共用厨卫。

前几周只有我和老马,慢慢我发现,外国人毛发茂盛,他经常在卫生间剃胡子。我看得出他收拾过,但总是弄不干净,胡茬搞得哪儿都是。每次我用之前,都要费劲再清理一遍。虽说也不是什么要紧事,但架不住时间长啊,我心中暗有不爽,琢磨着合适的时候有必要和他聊聊这事。但酝酿了很久一直没讲,毕竟用德语撕逼还是有点儿紧张。

有一天晚饭后,到他房间里侃大山,聊到彼此的专业,老马说他是一名程序工程师,我礼貌地表示出赞叹的样子,他就非要拉着我要给我看他做的东西。打开了电脑,我顺着他的动作看过去,看得出他还真是个技术宅:工作台上一台笔记本,三台显示器,旁边各种奇怪的仪器、机械堆了一堆,书架上厚厚的编程书,Java,Linux,PHP......比我的德语字典还厚!

我突然发现,他的鼠标怎么放在左边啊?有左撇子用左手写字画画,用鼠标竟然也是左手?诧异间老马打开了他的程序,我当然不懂,但大概能看出来有医学测试方面的功能,有点疑惑,问他这是医院用的吗?

他说我再给你看个东西,于是又打开一个文件,是一个脑部的CT图,像个核桃的切面,不过一边大一边小。正要问他,老马说,“这是我的脑CT图,我先天一侧脑萎缩,右边躯干半身不遂。”

我如遭到晴天霹雳,脑子嗡一下说不出话。老马继续说他大概15年前还只能躺在床上,整个右边身体是没有知觉的,语言能力也非常弱,只能说非常简单的词语。然后通过治疗和缓慢的康复练习,7年前的时候他就能自己坐着轮椅出行了,不过还是没法儿走路。

所以他只用左手和我击掌,所以他必须用左手使用鼠标。

而如今尽管走路还是不顺畅,但他正站在我的面前谈笑风生;尽管右手也不太灵活,可还是能自己端着一筐衣服下楼去洗衣服;尽管大我7岁还和我年级差不多,在读程序员培训的职业学校,但已经在不错的公司实习,有能力完成比较复杂的程序编写。

老马说,之所以做这样的一个医学检测的程序也是因为他自己的情况,希望能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

我愕然,亦无言。又想起之前的愚蠢问题,尴尬地聊了几句赶紧走了。跑到厕所一个人呆住半响,感慨万分。叮叮咣咣把卫生间收拾个干干净净。

我和老马一起看世界杯

(二)美丽的缇娜

常言道:国外好山好水好寂寞,德国亦如是。一个人呆久了会有些无聊和苦闷,我偶尔也会刷刷Tinder——哦,就是国内你们常用的探探。不要想多好不好,我很正派的,玩交友软件的目的很单纯的好不好(正经脸)。

我和缇娜就是在这里认识的。

缇娜的标签栏很丰富,读过的书、看过的电影、旅游过的城市等等。但我不能否认,我很坚定地右滑喜欢(软件功能,双方相互喜欢即可聊天)是因为她的照片。

她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姑娘,却坐在轮椅上。

可在她的相册里,你可以看到她在泳池里游泳;在浩瀚的海洋里和鱼群嬉戏;滑着轮椅和朋友在烈日下打乒乓球;在学校的挤满观众的大礼堂中演讲,魅力四射......

似乎命运的不公未曾对她年轻的生命造成一点折磨。

添加好友后,我们有过几次简单的交流。

比如聊聊爱尔兰的乐队,很巧她也听U2和小红莓。谈到桃乐丝我们无不感到惋惜,似乎很多优秀乐队的主唱,都只能在短暂的时间热烈的绽放生命力和才华后就迅速凋零。

比如聊聊最近刚刚过世美国作家奈保尔,说说凯鲁亚克。因为她的签名就是那句,forever youthful,forever weeping。

只是只字未提她的身体状况。我觉得很好,因为在我看来,我们完全没有任何的不同。

她说10月初会去参加冰岛音乐节,或许有缘,我们会在那里相见。 

德国大街上残障人士多的原因

这两个故事来自于我认识的朋友,本来只是属于个体的很特殊的个人经历,但背后反映的其实是德国整个社会提供给功能障碍人士的保障,从设施到制度,给予他们与身体健康的人们相比,同样平等生活的权利和自由的可能。

这其实也解释开头中我的疑惑,为什么在德国大街上看到的残障人士那么多。

德国没有漫无目的装装样子的盲道,但整个机动车、自行车与人行横道的分流,使盲人在人行道上行走非常安全。同时每个红绿灯处都有功能设计按钮,在绿灯时发出滴滴的声音,辅助视觉障碍者顺利安全地通过十字路口。

在德国无论是公交还是城铁电车,上下车都没有费劲的两层台阶,公交车整体底盘较高,于是它就会在停靠站台时,通过卸压,也就是“撒气”的方式降低车身高度以至于和站台平齐,人们划着轮椅,甚至妈妈推着婴儿车都可以轻松地上下车。

德国的火车站都修得比较早,看上去十分破旧,尤其是小城市或者是城郊的小站,但是即使再破旧,每个月台上下楼都会配有直升式电梯。

火车里同样,每辆火车的卫生间空间都非常大,辅以各种把手为残障人士提供支撑。水龙头、洗手液、冲水按钮上都刻有盲文。

除了设施,更重要的是人们相互之间的温良恭俭让,当然有这些设施本身也说明了社会的态度。

我的房东阿姨是一位社会学的博士,她的女儿是一位脑瘫患者。于是她就开办了一所社会学校,一边办学,一边照顾女儿。这间学校专门开设适合残障人士的课程,帮助他们在身体条件限制的情况下,学习一些技能,能够完成一些社会工作。

我们住的房间就位于这所学校之上,偶尔也会在楼下和前来上课的朋友们一同交流。

正是有了房东阿姨办的这所社会学校,才能让我认识老马,听他的故事和个人经历。也正是有了整个社会对待残障人士的关注和关怀,提供设施、制度、福利上的保障,才能让缇娜这样的身患残疾的美丽姑娘,也能够和别的年轻人一样上学、运动、听音乐会、社交、工作、恋爱、旅行。

在这样的一个社会生活,其实每一个人都会感到温暖。

本文为移民帮原创,转载请申请授权。

马云做公益,北美富豪裸捐:大佬为何宁愿做慈善也不把钱留给后代?
马云做公益,北美富豪裸捐:大佬为何宁愿做慈善也不把钱留给后代?
九月已过半,回顾前半个月国内发生的新闻事件,比较引发广大网友关注的一个重大新闻就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宣布退休一事了。9月10日,时值教师节,也是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先生的54岁生日,一大早,他向外界宣布自己将于2019年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集团的职位,把自己的生活中心放到教育事业上。
美国各州生活成本和花费大盘点,这些城市你需要避开!
美国各州生活成本和花费大盘点,这些城市你需要避开!
大多数美国人可能认为他们的生活方式选择和经济保障主要取决于他们的收入。然而,收入只是这个等式的一半。另一半是商品和服务的价格。
中国游客一言不合就在国外“打滚”,请收下这份海外打滚指南
中国游客一言不合就在国外“打滚”,请收下这份海外打滚指南
选择到国外旅游的中国人越来越多了,但似乎在海外“打滚”的中国游客也越来越多了。所谓的在海外“打滚”也是指在外旅游期间一言不合就撒泼、闹事,而不是优先选择理性的沟通方式去解决问题。
想和老美愉快地交谈, 这些“雷池”千万别碰!
想和老美愉快地交谈, 这些“雷池”千万别碰!
我们都知道,美国是一个非常注重个人隐私的国家。“隐私”受尊重的概念体现在美国人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许多中国人之间侃侃而谈的话题在美国人这里却会无意间造成“侵犯隐私”的禁区,轻者造成对方不悦使对话变成尬聊,严重的很可能被对方“友尽”。
老移民亲述加拿大小城真实物价水平:二斤重龙虾不到人民币一百元
老移民亲述加拿大小城真实物价水平:二斤重龙虾不到人民币一百元
想移民加拿大的人,最关心的应该就是到了那边以后的生活了,加拿大物价怎么样?那哪里可以买到便宜的生活用品,这些生活中包含衣食住行方方面面的东西都是新移民迫切想要了解的,小帮今天就给大家找来了一位加拿大华裔移民,让她来给我们介绍一下加拿大NB省下一个小城镇蒙克顿的物价状况!
德国为什么不担心二胎问题,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德国为什么不担心二胎问题,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在中国,随着人口老龄化加速到来、放开二胎后出生率大幅低于预期。即使全面放开生育信号频现,出生率还是十分低迷——对许多人来说,给家庭增添成员的梦想实在太贵了,越来越多的适龄年轻人已经不愿意结婚生育。
智能移民
预约回电
确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