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微观海外】难民快把德国玩坏了,默克尔表示hin为难

【微观海外】难民快把德国玩坏了,默克尔表示hin为难
德国
2018-03-21 20:00

现在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已经开始了她的第四个总理任期。自打默克尔敞开了德国的国门,接纳中东难民之后,西方的主流媒体就毫不吝啬赞美之词,仿佛默克尔无时无刻不笼罩在人性的光辉所散发的神圣光芒之下。

这种圣光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上帝站在这位无私、博爱的默大妈面前都会感到有压力。同时,这圣光将默大妈的政敌刺的张不开嘴,让默大妈的支持者们高兴的合不拢腿。 

但是,默克尔的新任期并不轻松。

一脸凝重

从接纳难民开始,已经过去近三年了,默大妈虽然再次赢得了大选,当上了德国总理,但是她所在的政党基民盟的国会席位却从四成的占有率下降到了三分之一,而且现在还没有政党愿意跟她组成联合政府。

在各方吵吵闹闹好不容易组成了新联合政府的时候,默大妈的新任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却站了出来,公开讲话称:“伊斯兰不属于德国。” 

默大妈的新一届德国政府,主要由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这位信任的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就是基社盟出身的,而不是默克尔的基民盟。这意味着组成新一届德国政府的两大政党实际上不是一条心,将来就有让联合政府分崩离析的可能。 

当初默克尔不顾安全部门的疑虑,一意孤行引入难民时,全世界的媒体几乎全在为默克尔唱赞歌,默克尔被媒体誉为新时代的“道德领袖”。

凡此种种,不绝于耳。然而,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默克尔本身并没有处理好难民问题

按说德国接纳难民,也该先建立难民营,对难民进行统一管理并且与一般德国民众隔离开。然后对难民的身份进行登记、检查、核实,剔除其中的极端宗教分子。再之后根据难民的情况,展开培训,安排工作,让难民融入德国社会,或者遣返难民,然后援助他们重建家园。 

可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默大妈居然什么都没有做,于是一股脑涌入德国的难民们只能在当地德国人的农田里搭起帐篷,蜷缩在街道的绿化带中,占据城市的广场。难民们没有工作,温和的就在街边叫卖自己身上仅有的圆珠笔等物品,换取一些食物;极端的就干起了杀人放火,偷盗抢劫的勾当。 

没有难民营,就意味着难民们没有统一的管理,得不到统一有效的救助,和当地居民无序的争夺公共空间不仅带来了更多的冲突,还为各种犯罪埋下了隐患。

一方面难民们很可怜,在德国仍然流浪的他们甚至连上厕所都成问题,以至于他们占据的德国广场甚至污水横流;另一方面难民们又很可恶,无视法律,作奸犯科,大家是不是还记得被难民抢劫、强暴并杀害的中国在德女留学生?而那仅仅只是冰山上的一颗冰晶而已。 

根据公开数据,2016年德国下萨克森州的穆斯林难民犯罪率为13%,这就意味着每九个难民中就有一个是罪犯。

这些穆斯林难民不用工作就可以按月领到800欧元以上(约合人民币8000元左右),但依然在德国境内烧杀抢掠,这让那些被收税金的德国人怎么能不恼怒?要知道德国花在难民身上的钱对德国民众来说可是相当沉重的负担。以2016年为例,德国应对难民的预算为100亿欧元,这几乎相当于同年德国的军费预算了。 

穆斯林难民不存在融入欧洲世俗文化的可能

这就意味着德国普通民众与穆斯林群体之间会存在一道明显的隔阂,而他们之间相互的不理解将难以避免的产生文化冲突,甚至扩大化成为宗教战争。这种预判绝非危言耸听,在历史上已经出现了数次先例。 

首先,从历史上看,无论是千百年前开始散居在亚洲的穆斯林信徒,还是欧洲东部,巴尔干半岛上的波黑穆族,以及移民北美的穆斯林,都在强大当地文化的重重包围下,执拗的保持着对宗教的虔诚。

如今生活在欧洲当地的穆斯林,他们几代人都坚守着自己的宗教,甚至送自己孩子去宗教学校,而非普通学校。无数不同文化背景、不同时代背景的相同事实表明,默克尔引入的穆斯林难民将永远不可能被欧洲文明所同化。 

其次,穆斯林移民将大部分经历投入到宗教中,以至于他们的教育水平普遍糟糕。同时,他们的宗教习惯也难以适应现代文明工薪社会,再加上语言难题,将使大部分穆斯林移民几乎不可能在西方社会看到上升通道。

为此,穆斯林团体将自己糟糕的境遇归罪于当地世俗社会的欺压,于是,他们投入宗教热情的怀抱,并有部分人沦为宗教激进分子。 

同时,德国的穆斯林难民几乎是倾尽家财,怀着“德国梦”历经千辛万苦,一贫如洗地进入德国,而后他们还将在德国承受最底层的生活。

毫无疑问,这将产生巨大的期望落差之下,再加上宗教隔阂,难民们必然大失所望甚至产生憎恨。由于这些难民大多经历过战争的洗礼,他们更加倾向于以暴力手段倾泻自己的不满,而难民的这些暴力犯罪必然会给当地德国人带来安全隐患。 

所以当地人对待难民的态度,从最初的张开双臂欢迎,到如今游行抗议难民暴行。

反对德国伊斯兰化,也仅仅只隔了几次恐怖袭击与刑事犯罪。这也让德国的政客们为了大选,不得不迎合这种反难民,反伊斯兰的民意。这就是泽霍费尔说出“伊斯兰不属于德国”这句话的原因——因为他所在的巴伐利亚州正是难民进入德国的第一站,遭受的难民问题最为严重,当地人与难民的矛盾最为突出。 

尽管德国总理默克尔马上就跳出来说“伊斯兰是德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并且立马与泽霍费尔划清界限,但是要清醒意识到的是:无论是德国民众与高官对穆斯林难民的敌意,还是暂停了欧洲申根协定,都是与默克尔原先的政策背道而驰的,可见默克尔如今的执政基础已经出现了严重的松动。 

所以,尽管默克尔通过几个月的吵闹,好不容易组成了联合政府,可是真正的分歧还是没有被解决,她的政敌们或许为了高官显位暂时与她合作,可是虽然穆斯林难民逐渐耗尽德国民众的善心与耐心,未来的冲突于分裂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本文为移民帮海外达人投稿,转载请申请授权。

收藏
希腊
西班牙
葡萄牙
加拿大
美国
塞浦路斯
武汉
成都
哈尔滨
厦门
上海
北京
香港
杭州
西安
广州
长沙
郑州
石家庄
南京
在线咨询
希腊移民 加拿大移民 智能移民
预约回电
确认
免费材料
TOP
移民专家,一对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