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海外播报恋童网络黑幕:政客明星,衣冠楚楚外表下,无数黑手正伸向孩子

恋童网络黑幕:政客明星,衣冠楚楚外表下,无数黑手正伸向孩子

2017-11-27     浏览: 2785

教育 移民

幼儿是社会最脆弱的人,这么一个最需要特殊保护的群体,却严重缺乏抵抗暴力的能力,然而虐童不单单只发生在中国,国外也会存在虐童类似事件,甚至出现“恋童网络”,政客、精英、明星,衣冠楚楚的外表下,无数黑手正伸向孩子.......

  小帮说:近段时间,各地的虐童案屡见不鲜,从上海携程亲子园,广西小红帽幼儿园,再到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直到最近爆出的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乱象频发,令公众忿然。

  这未必是因为近段时间进入虐童高发期,而是源于舆论曝光的搭车效应,至此针对儿童的暴力问题严重性才真正进入公众视野。

  幼儿是社会最脆弱的人,这么一个最需要特殊保护的群体,却严重缺乏抵抗暴力的能力,然而虐童不单单只发生在中国,国外也会存在虐童类似事件,甚至出现“恋童网络”,政客、精英、明星,衣冠楚楚的外表下,无数黑手正伸向孩子.......

  文章来源: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号:wcweekly

  Anneke Lucas,1963年出生于比利时,现在是个作家,同时也是成功的女商人。

  2011—2014年,她创办了一个为监狱服刑人员举办瑜伽活动的非营利性组织Liberation Prison Yoga,希望通过瑜伽这项运动帮助那些儿时受虐的囚犯们 。

  因为她自己的童年也曾有过触目惊心的遭遇。同时也向世人揭开在阳光下,有一个巨大的黑手在伸向无辜的儿童.......

· 01 ·

  2016年,Lucas第一次接受了媒体采访,讲述自己地狱般的童年生活。

  1969年,Lucas快6岁时,她的母亲将她带到了一个城堡中的性聚会上。

  组织性聚会的一家恋童癖组织,组织的幕后老板是当时比利时的重要官员,而客人几乎都是社会精英、高官,甚至有欧洲皇室成员。

  她被脱光衣服,脖子上拴着狗链,跪爬穿梭于那些成年男人们之间,被迫吃他们的粪便。

  每逢周六,她都要被母亲带到这个俱乐部,遭受各种性侵、虐待和凌辱。

  在这个俱乐部中,一些漂亮的孩子经常被带走,有的遍体鳞伤,有的被高级会员虐待致死,再没有回来。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将近6年,当她进入青春期时,便失去了被玩弄的价值。为了掩盖罪恶,她和别的儿童一样将被杀灭口。

  Lucas被带到一个“屠场”,先由五个孩子折磨她,然后正要杀死她的时候,一个喜欢她的会员救下了她。

  这段经历给Lucas留下了巨大的身心伤害,当她离开父母长大以后,无论走哪世界哪个地方,都无法忘掉童年的恐怖经历,看了无数心理医生都无法治愈内心深处的创伤。

  Lucas的自述:

  我在比利时出生,然后被卖到一个残忍的恋童癖组织。

  当我快六岁的时候,我就被这个组织利用了五年。成年男子因为种种原因,成为了这个高级俱乐部的成员,那里也有很多的酒、毒品和儿童这种高级毒品。

  儿童是那里最高级,最有价值的商品,长期被用来做性交易。俱乐部中有一些高级精英成员,他们也喜欢将儿童杀死。然后就轮到我了。

  11岁时候,我差点被杀死。我饱受折磨,因为当时保护我的那个人玩腻了我,他开始狠狠地虐待我。

  我被困在一个屠夫团伙里,我在那里看到了黑色的东西,是在我之前死在这儿的孩子们的血。

  我被困在那里好几个小时,我的身上全是伤痕,每个触目惊心的伤痕都会让我回想起那个可怕的瞬间,曾以为我会像那些没有爱的孩子一样被杀掉,也会被遗忘。

  我已准备好死去,然而组织里有一个人,爱我到可以来拯救我。

  痛苦的折磨持续了好几个小时,然而,我在这个组织中已经五年半了,到那时,我已经被强奸了很多、很多次……通常,这会发生在周末整个夜晚,根据我的估算,我实际被强奸1716个小时……

· 02 ·

  而Lucas只是揭开了国际“恋童网络”的冰山一角,恋童癖者从政客到精英,从宗教领袖到娱乐大腕,遍布各国。

  在这个世界上,有群衣鲜光亮、内心却无比阴暗的人,他们就是恋童癖者。

  2011年3月7日,英国的安德鲁王子丑闻缠身,被指与声名狼藉的美国恋童癖亿万富翁艾波斯坦过从甚密。

  2017年2月21日,美国纽约,美国布赖特巴特新闻网编辑雅诺波鲁斯宣布辞职,并为此前自己对恋童癖问题的表态道歉。

  甚至,连看似最为神圣的教会,也是恋童虐童发生的重灾区。

  罗马大公教会近百年来,对于神父性虐的指控有增无减。

  甚至,可以说,当今国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贩卖儿童虐童的网络和产业链。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统计,200万儿童被迫进入卖淫行业。仅亚洲就有超过100万儿童被卖给妓院和街头皮条客。而非政府组织“国际终止童妓组织”(ECPAT)称,实际数字比这还要多,童妓现已成为一个全球现象。

  特别是东南亚当今已经成为童妓重灾区。因为贫困,当地的皮条客就把儿童介绍给欧美客户或者当地权贵。

  柬埔寨妇女事务部长介绍,柬埔寨已经成了儿童卖淫的温床,每年有5万儿童被迫卖淫。

  近年来,欧洲大力打击色情旅游,所以,菲律宾、泰国、印尼及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成为外国嫖客的新兴性旅游地点。

  再加上网络的普及和各种社交软件的流行,也为恋童者提供选择渠道,使全球儿童卖淫问题日趋严重。

  2010年,9月5日,柬埔寨金边郊区的一家宾馆房间,警方发现英国高级政府顾问利奇,准备对三名9—11岁的女童实行性侵。利奇和女童母亲约定,以1500美元的代价,包三个女童一个星期。

利奇

  一些西方的有钱人,更是有组织地实施犯罪。荷兰人钱姆劳利用他是柬埔寨一家孤儿院董事的身份,性侵了三名7岁男童。

钱姆劳

  这些恋童癖者也知道自己的行为难以被人原谅,一旦事发,将承受巨大的心理压力。2006年,德国教师奥匹茨在金边组织和性侵儿童,便把过程拍摄下来,制成音像产品在网络传播。

  当他被柬埔寨警方抓住时,跳楼寻求解脱,但抢救及时,挽回了性命,受到法律的制裁。

奥匹茨

奥匹茨拍摄的视频截图

  这样的罪犯在监狱里也被其他犯人歧视,2006年10月,在金边监狱,50岁的美国警官唐纳德不堪其他犯人的欺压和凌辱而自杀。

唐纳德

· 03 ·

  受虐儿童,无疑是最大的受害者,有些人一生都活在童年的噩梦之中。

  甚至,一部分即便在成年后取得了很大的成功,但仍摆脱不了,最终选择结束生命,以摆脱一直扼着自己喉咙的“无形大手”。

  2017年7月21日,美国摇滚天团林肯公园主唱贝宁顿,在美国加州洛杉矶的住宅内上吊自尽,年仅41岁。幼时曾遭成年男子性侵,让他一直有轻生的念头。

贝宁顿

  在美国好莱坞,上世纪80年代著名的童星科里·费尔德曼,接受采访时说,自己和同剧演员曾经被迫加入恋童的派对中。同剧的小演员11岁时就被一个现在仍然在线上的知名制作人强奸,之后20年陷入了毒品和酒精的深渊,38岁就早早离世。而自己也被猥亵过多次。

科里·费尔德曼

  科里始终不敢爆出那个人的名字,否则就会吃官司或被被驱逐。

· 04 ·

  正因为这些恋童虐童癖者,衣着光鲜,有着高高在上的社会地位,尽管他们的恶性罄竹难书,但法律却很难制裁。

  2004年,比利时曝出“恋童癖杀人恶魔”案。

  几年前,比利时警方根据线索,在一名叫马克?迪特鲁的人的住宅附近发现了4具分别是8岁到19岁的女孩尸体,另外又从一个隐秘的地牢中救出了两名裸体少女,一名14岁,一名12岁,当时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

迪特鲁

  这场审判称之为“世纪审判”,是因为迪特鲁罪行之恶劣、在比利时牵涉的社会面之广、在欧洲影响之大以及审理时间之长(8年),在比利时近来实属少见。

  他1996年就被捕,可是迟迟没有受到惩处,关于案件的调查也进展缓慢,令媒体和公众感到困惑和愤怒。他曾多次在庭审期间提到比利时贵族恋童癖组织,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对此进行详细的调查。

  此案受到国际媒体的密切关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记者就曾揭露比利时当局帮助迪特鲁逃脱罪行,警察内部有人在隐瞒证据。因为,迪特鲁所在的恋童癖网络涉及比利时政府和警察高层。

  1960年,罗马教皇(the Vatican)要求所有天主教主教将曾经的性虐证据销毁,并且威胁那些透露信息的人。

  从1980年起,神父性虐儿童的丑闻被公布于世。2001—2010年,教会的中央管理机构(Holy See)已有3000位神父被指控性虐儿童。从1950年起,梵蒂冈就付了将近4亿美元的封口费 ,以保持教堂的名声。罗马教皇曾警告神职人员神父性虐儿童的事情不属于他们的工作范畴。

· 05 ·

  在中国,家长们对恋童癖这一行为的严重程度认识明显不足。

  其实,在中国古代,有“娈童”之说,就是指被达官贵人当作女性玩弄的美少年。

  这种陋习在近年来,又有死灰复燃之势。

  今年,在超级《超级演说家》出名的网红许豪杰疑似恋童癖,被豆瓣八组扒皮。

  他的微博账号内关注了大量贩卖儿童色情片的博主,在ins上也关注了一些比较难以描述的内容。

  在中国的网络存在一些不为人知的阴暗区域,比如恋童网站、QQ群,涉嫌贩卖儿童淫秽音像制品,介绍儿童卖淫。

  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发布的《女童保护2016年性侵儿童案件统计及儿童防性侵教育调查报告》指出:2016年,媒体公开的儿童性侵害(14岁以下)案件为433起。

  由于诸多因素,性侵儿童案件难以全部被公开报道和统计,被公开的案件仅为实际发生案件的冰山一角。学界的共识,考虑到隐案比例(公开案件与隐藏案件的比例)高达1:7,这意味着实际发生的案件应大于3000起。

  在这些案子中,其中近七成为熟人作案,罪犯的身份是亲戚、邻居、家庭的朋友、老师、教练孩子有定期接触的人。

  这些恋童癖者对性成熟的人不感兴趣,只以儿童为满足性欲的对象,通过玩弄儿童、折磨儿童,来达到追求心理上的性满足和性快感。

  一般人容易将这视为对孩子的过分关注和喜爱,从而在客观上为恋童癖们的得手制造了条件。国际精神治疗领域权威吉恩·阿贝尔认为,如果没有外力干预,有恋童倾向的人一生中会多次侵犯孩子,少则20多次,多则达200多次。

  一个成年人的一次兽行,会导致一个孩子一生的不幸,给儿童造成“创伤后应激障碍”,轻者会因此拒绝与外界交流,孤独自闭。重者会患上抑郁症,甚至自杀身亡。

  专家估计每100人中,就有1个是恋童癖者,他们就隐藏在我们身边。

  儿童性侵离我们并不遥远,邪恶盛行是因为善良者的沉默。

  作为家长,要时刻觉醒起来,斩断伸向孩子的黑手。

  我们想要保护自己的权益,想要为正义发声,想要坏人受到严厉的惩罚,不管怎样,我们都不能被困难打败,我们要让孩子们知道,纵使遭受暴力,全世界也都会帮助你渡过难关。

  如果您对移民感兴趣,可拨打400-085-6660,专业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之内与您联系。

  我们将为您提供专业1对1的顾问服务, 为您量身定制专业的海外身份规划方案,让您移民海外全程无忧。

  本文经世界华人周刊(微信号:wcweekly)授权转载,转载请与之联系。《世界华人周刊》致力于观察海外,瞭望中国,提供有广度的知识,有温度的立场和有深度的思想。

返回顶部 移民评估 400咨询
Tel: 400-085-6660
在线咨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