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海外播报这个女孩,用自己悲惨遭遇,改变这个国家无数被虐待的儿童的命运

这个女孩,用自己悲惨遭遇,改变这个国家无数被虐待的儿童的命运

2017-11-10     浏览: 2868

美国 移民

说到保护儿童的法例,很多人可能会想到美国,因为美国对儿童虐待的定义规定得非常严格,虐待的种类也划得非常仔细,而且,美国整个社会对儿童的健康发展也非常关注...然而,所有这些法律,都应该感谢一个人。

  文章来源:带你游遍美国(ID:weloveuk)移民帮获权转载

  最近两天,上海携程亲子园虐童事件,刷了无数人的屏,保护儿童这个话题,再次成为了人们讨论的热点...(殴打、推倒、灌芥末!幼托园又被爆虐童,我们除了愤怒还能做什么

  说到保护儿童的法例,很多人可能会想到美国,因为美国对儿童虐待的定义规定得非常严格,虐待的种类也划得非常仔细,而且,美国整个社会对儿童的健康发展也非常关注...然而,所有这些法律,都应该感谢一个人。

Mary Ellen Wilson

  美国的预防儿童虐待法案,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完善的...在一百多年前,美国甚至还完全没有和虐童有关的法律规定..这个普通的女孩子的出现,改变了这个国家无数儿童的命运......

1

  Mary Ellen Wilson出生于1864年的纽约,小玛丽的父亲是一名士兵,在她出生不久后,就死于战争中。

  丈夫去世后,小玛丽的母亲Frances没办法再留在家中照顾当时还是婴儿的玛丽,她找了份洗衣的工作,然后将Mary寄养在了一个寄养家庭中。

  这个母亲为了生计经常加班,然而即便这样,高昂的赡养支出,依然压得她喘不过气...

  随着财政越来越困难,Frances已经支付不起赡养费,在最后无奈之下,她只好把小玛丽送到了当地的一间孤儿院,希望这个孩子可以重新再找一个爱护她的家庭。

  这个时候,小玛丽才两岁大。

2

  几年之后,这家孤儿院为小玛丽找了一对夫妻作为她新的监护人,一个叫Thomas McCormack的男人和他的妻子Mary 。

  当时,这对夫妻并没有提供领养需要的真实文件和资料,相反的,他们利用伪造的文件领养了这个孩子。

  而且领养机构要求这对夫妻每年定时报告孩子的情况,但他们接下来并没有对此非常上心...

  就在他们收养玛丽不久后, Thomas去世了。寡妇Mary最后带着小玛丽改嫁,嫁给了一个叫Francis Connoll的男人。

  这之后,就是小玛丽噩梦的开端......

3

  改嫁后的生活并不愉快,养母Mary的脾气越来越不好,经常各种吵架,

  而慢慢地,这对夫妻将自己的怒气,发泄在了养女小玛丽身上......

  俩人经常让小玛丽干粗重的活,经常无故地打骂她,而且下手非常狠,周围的邻居都经常听到,

  他们没有给她足够的食物,每天她几乎都是饿肚子的状态,

  不但这样,她还被迫睡在地板上,由于天气寒冷,地板非常冰冷,但即便这样,他们也没有给她提供暖和的衣服..

  她还经常被独自关在一个黑暗的柜子里,不准出门,不准和其他人说话......

4

  这样的行为一直维持到了1873年,这一年,小玛丽随着这对夫妻搬到了市里另一个地方,这时候,原来那个地方住的一个邻居,终于忍不住去打探这个可怜小女孩的小心。

  这个邻居拜托了小玛丽新居住地附近的一个叫Wheeler的社工,让她去了解情况和帮助小玛丽。

社工Wheeler

  Wheeler找借口上去了小玛丽家里,看见了遭到严重虐待的小玛丽——她长期以来严重营养不良,身体非常虚弱,当时12月,她光着脚走在寒冷的地面上。

小玛丽的生活环境

  Wheeler非常震惊和心痛,她开始为小玛丽的事奔走在各个机构,一些热心的人们,也开始关心小玛丽的命运,想帮助这个女孩脱离这种非人的生活。然而就在这时候,大家突然意识到,

  这个国家还完全没有保护儿童的法例存在!

  没错,在100多年前的美国,没有任何预防儿童遭受虐待的法案和组织存在。

  当时,很多父母经常选择用暴力的方式去对待自己的孩子,从来没考虑过这种方式是否合适,也从不担心自己会否遭到法律制裁,因为打自己的孩子,在当时是合法的。意识到这个事实后,人们震惊了。

  正因为这样,虽然Wheeler奔走各界,陈诉小玛丽的危险处境,但地方当局依然不紧不慢,不愿意采取行动。

  Wheeler非常沮丧,但她没有放弃,反而想到了一个令人意想不到的办法...

  在当局不愿意受理的情况下,Wheeler最后转向找到了Henry Bergh。

  Henry Bergh是当地一个动物人道主义运动倡导者和美国防止虐待动物协会的创始人,在听说小玛丽的事后,Henry Bergh也非常震惊:

我们已经有保护动物的法律了

为什么居然没有保护孩子的法律?

  最后,在邻居们的证词下,Wheeler和Henry Bergh将小玛丽带离了这对养父母的家,并将其养母和养父起诉到了法院。

5

  她在被解救后,被拍下了这张照片,当时她身上穿着的这件衣服,是她唯一的一件衣服。

  Henry Bergh聘请了一个著名的律师,向纽约州最高法院提起诉讼。他们向法院申请了人身保护令,说“如果小玛丽不从目前的家搬走,将会遭受无法弥补的伤害”

  随着事情闹大,纽约的一些报纸开始报道这件事,纽约时报用一个“不人道待遇”的小标题报道了这件事,“她是一个聪明的小女孩,但长得很老,发育迟缓,过早衰老。她糟糕的健康状况和衣衫褴褛的外表,证明她的处决非常糟”。

  审理这个案件的法官,要求小玛丽出庭作证。这一年,她10岁。

  在法庭上,小玛丽说出的证词令在场无数人落泪。

  “我的名字叫Mary Ellen Wilson,我不知道自己几岁。

  我的妈妈每天用鞭子抽打我,我的身上经常留下黑色和蓝色的伤痕。我现在头上的黑色伤痕就是我妈妈留下的。

  我从来没有被人吻过,我的妈妈也没有吻过我。

  我被禁止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也不准和任何人说话。如果这敢违反,我就会被打。

  妈妈要出门的时候,她会把我锁在家里,我从来没有出去过。

  妈妈打我的时候从来不说话,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打。

  我不想回去和妈妈住,因为她经常打我.....”

  这件案件,最后以养母Mary判刑一年作为结束,罪名是袭击和殴打罪。

6

  小玛丽的案件,直接改变了美国在这方面的法律,很多人关注这个案件的人都在思考,究竟怎样才能保护儿童可以健康成长。

  在小玛丽案件判决的同年,纽约防止虐待儿童协会正式成立,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保护儿童的机构。

  1912年,美国国会创建了美国儿童局;

  1960年,纽约州立法由州政府建立儿童收养机构;

  1974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防止和处置虐童法》;

  至今,世界各地的保护儿童机构和法案,遍地开花,法例也越来越完善......

  小玛丽最后没有再回到这对养父母的家里,她被牧师Wheeler和其家人养育成人,24岁结婚,

  小玛丽的丈夫的前段婚姻有三个孩子,小玛丽和他后来生了两个孩子,即便已经是一个大家庭,但小玛丽非常有爱心,她后来还收养了一个孤儿女孩。

  1956年,小玛丽去世,享年92岁。这个童年受尽折磨和羞辱的女孩,用自己的悲惨身世,改变了这个国家无数被虐待的儿童的命运..

儿童是国家和民族的未来

如果我们尚且不能保障他们的安全和健康,我们每天的奋斗,又有何意义?

或者,是时候正视这个问题了......

  如需咨询移民相关问题,可拨打400-085-6660。移民帮专业顾问将在24小时之内与您联系。

返回顶部 移民评估 400咨询
Tel: 400-085-6660
在线咨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