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海外播报特朗普治下移民人群境况如何?离开还是留下?听听他们的心声

特朗普治下移民人群境况如何?离开还是留下?听听他们的心声

2017-08-17     浏览: 7102

美国 工作 生活 移民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移民政策明显收紧。特朗普上台后,诸多政策实施使得众多移民已经对于留在美国是否还有未来感到怀疑。六名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移民身份的移民接受了Vox新闻网站的访问,谈谈在特朗普治下外国移民的境况是怎么样。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美国总统特朗普上任后,移民政策明显收紧。他曾签署行政令,禁止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相关阅读),还全面检讨现行签证制度,尤其是国内企业雇用外国劳工的H-1B工作签证,以防止移民诈骗和滥用,他提倡“买美国货,雇美国人”,力争实现美国优先的竞选承诺。今年的H-1B申请数自2013年以来首次出现下滑(相关阅读)。

据美国《政客》杂志报道,特朗普及其幕僚正在与两位保守派参议员就大幅削减合法移民进行协商。如果这一法律被签署通过,那么到2027年,每年入境的合法移民数量将减少一半(相关阅读)。

特朗普上台后,诸多政策实施使得众多移民已经对于留在美国是否还有未来感到怀疑。

图片来源:路透

六名来自不同国家、不同移民身份的移民接受了Vox新闻网站的访问,谈谈在特朗普治下外国移民的境况是怎么样。有的准备离开,或是对万一被迫离开事先做出安排,还有一位准备竞选公职。

一、归化公民顾泓彬:不能认为事不关己

49岁的顾泓彬来自中国上海,是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医学院精神病学教授。目前和丈夫和两个女儿住在教堂山(Chapel Hill)。

她和她丈夫两人都是学者,他们认为这里的机会比中国多得多,在这里做研究──尤其是独立研究的环境要比在中国好得多,因为中国有太多政府干预。对她的孩子来说,这里的教育体系更加开放。在中国,太强调死记硬背、一大堆测验和考试,她希望她的小孩成长在一个拥有更多自由和批判思考的环境。

移民是去年大选的主轴,也是特朗普上任后施政的重点。对于一位竞选这个国家最高职位的人,竟然会说出那些反移民、反少数族裔的言论,让顾泓彬非常吃惊,更让她吃惊的是,这类言论居然获得那么多人支持!

尽管如此,顾泓彬认为大部分美国人仍然欢迎不同肤色和不同种族的移民,只是一部分人并未拥抱相同价值观。

顾泓彬表示,新移民不能认为这类言论事不关己。特朗普的胜选让她了解到民主事实上是非常脆弱的。顾泓彬认为,所有的美国人都应该生活在这里而不受到歧视。这就是为什么她准备要竞选教堂山的市议员。移民有义务参与民主政治以维护我们所珍视的价值观。

尽管北卡去年压倒性地投票给特朗普,顾泓彬认为并不构成她参选的障碍,她表示,不是所有投票给特朗普的人都带有歧视性观点,她可以理解这些人会感到他们的工作受到来自新移民和外国劳工的双重威胁。

顾泓彬认为,“我们正在经历一场决定谁真正代表这个国家的战斗,这个国家的每个人──移民或非移民必须决定你希望这个国家应该拥抱什么样的价值观。”对她来说,这是一个有包容性、让每个人有实现美国梦机会的国家。

二、梦想生加尔文:特朗普胜选噩梦竟然成真了

25岁的奥雷亚·加尔文(Aurea Galvan)是来自墨西哥瓜纳华托(Guanajuato)的无证大学生。1997年她7岁时父母把她带来美国。她和父母和3个兄弟住在弗吉尼亚州的马纳萨斯(Manassas)。

加尔文目前受到奥巴马总统的“童年入境暂缓遣返计划”(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简称DACA)的保护。特朗普本来誓言要中止这项计划,但是现任自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在担任国土安全部部长时颁发备忘录,表示DACA仍然有效。

加尔文第一次了解到她是无证移民是在高中二年级的时候,同学们都在上驾驶课,每个人都非常兴奋要去DMV(车辆管理局) 考驾照。加尔文父母对她说,她不能去考驾照,她问为什么?他们说她要有社会安全号码才能去考,而他们根本连身份都没有。

当加尔文要申请大学时,才是真正的打击。大学申请表都要求要填有社安号码,因此她根本没申请,因为即使申请也不会被受理。她后来到当地一家餐馆工作,因为他们不查她的社安号码。

DACA在5年前生效,她的人生起了戏剧性的变化,她现在能够上大学、比照州居民付学费,并且有了驾照──这些是许多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事。现在她可以载母亲去商店购物,或是载弟弟去练足球。

加尔文父母总是说这是一个充满种族主义的国家,过去她并不这么认为,但是这次大选她才发现:哇!她真的生活在一个不喜欢无证移民的国家。

她一开始认定特朗普不可能胜选,但是噩梦竟然成真了!她记得开票那晚她坐在沙发上,一直待到凌晨3点,边看电视边流泪,因为她非常害怕。她不知未来会怎样。她更担心父母,他们连身分都没有。

大选第二天她本来不想去上学,但是她决心不让这个人──特朗普阻挡了她接受教育的机会,所以还是去上学了。随后并积极投入维权行列。

她说她确定要留在这里。今年秋天就要毕业,她申请了德州和加州的研究生院,准备攻读审判心理学硕士,将来希望从事少年司法工作,帮助同样没有身分的梦想生。她说,5年后,我们会看到事情有变化。

三、绿卡持有者萨尔:美国对黑人、穆斯林、移民的成见从未改变

42岁的赛伊迪·萨尔(Seydi Sarr )来自塞内加尔(Senegal)是移民维权者,她和美国出生的12岁女儿住在底特律。

萨尔在巴黎上大学,拥有法国籍,2003年来到美国,遇到后来的丈夫,交往两年后结婚,获得绿卡。

身为穆斯林,又是移民,而这两者正是特朗普竞选期间攻击的主要目标,萨尔说,对特朗普胜选她并不感到惊讶。作为9·11之后来美的穆斯林女性,她早已清楚某些人眼中的特定成见从未改变,只是由于选举活动,这类激进言论愈来愈响亮,人们觉得不用注意文明或礼貌,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萨尔说,当你每天看电视上把穆斯林说成恐怖分子;当你看到新闻,清真寺遭到袭击;当你要通过安检,你的包里有本《古兰经》──就像其他人袋里可能有《圣经》,你就要被带到一旁盘问;当你必须跟孩子解释穆斯林不是恐怖分子,伊斯兰是好的信仰……。她说不需要有人直接针对她,或是把她头巾扯下来,才会觉得遭到歧视。

她认为美国欢迎移民的定义和她的定义不同。美国欢迎什么人来这里是有前提的,看长相,看有没有口音,这是她做不到的。她说,她是非洲人,没法改变肤色,她也无须向人解释为什么穆斯林是好人。她却常常被迫向人解释她是好人,她说:“如是你要我符合这些要求,你才欢迎我,这算是真的欢迎吗?”

尽管塞内加尔并不在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之列,但是萨尔说这并不重要,海关不会问她是否来自索马里,海关会看名字,看有没有带《古兰经》,就知道是穆斯林,应该如何反应。海关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权,看哪些人适用禁令。

萨尔的女儿对于大选期间所发生一切感到愤非常愤怒,问她能不能移民加拿大?因为她女儿觉得不安全。她对女儿说:“为什么你想要逃跑?”萨尔她一直在考虑是不是值得待在这里。当忍耐达到极限,早晚必须做出决定。

四、无证移民马丽亚:尽管提心吊胆 这里还是比故乡好

马丽亚今年36岁,来自墨西哥哈拉帕(Jalapa),9岁就开始当保姆,17岁就当母亲。丈夫在2000年先来美国寻求更好机会,2007年她和儿子也偷渡进来。她现在和丈夫及两个儿子住在肯塔基州的路易斯维尔(Louisville)。她在旅馆担任打扫房间的工作。

特朗普扬言加速递解非法移民,路易斯维尔也不是庇护城市,她有时会担心在街上被拦截。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生什么事,但是她很害怕,因为她觉得她不能自由行动,特别是到美国人很多的地方。有一次她的小孩在住家附近遛达,有个女的对她的小儿子大喊大叫,要他走开,不然就要叫警察。

马丽亚说,尽管他们提心吊胆地住在这里,但是在美国工作所得比起故乡多了三倍。在这里她觉得更加有希望,她的小孩能有未来。

她认为她没有抢走美国人的工作,因为她做的工作都是别人不想做的。她了解人们为什么说这里不是他们的国家,他们不应该在这里,但是他们别无选择,即使这里生活不易,但是依然好得多,不管如何她都不愿回去。

坦白说,她一直认为特朗普会赢,因为她知道这里有许多种族主义者,他们始终希望能有机会宣泄出来,所以他们当然会投他。

肯塔基一面倒地投票给特朗普,她住的地方多数人投给特朗普,连她工作地方的主管也是,他们还问她有何看法。她说:“这是你们的国家,你决定谁当总统。我可能会受影响,但是时间会过去,情况可能改变。”坦白说,她认为特朗普没法做到他所说的一切,因为不是所有美国人想法都和他一样。

当她要去旅馆上班的时候,凌晨5点就要离开家,她一直担心有人在监视着她,要把她带走。她的两个儿子,小的在美国出生,现年9岁,她已经告诉她20岁的大儿子,要是她发生了什么事,一定要帮她照顾弟弟。

五、H1-B劳工古普塔:移民对经济的贡献比拿走的多

尔瓦·古普塔(Purva Gupta)是来自印度焦特布尔(Jodhpur)的28岁企业家,去年10月获得H1-B工作签证,今年初在硅谷科技界大张旗鼓发起成立了一家初创公司Lily,开发帮女士挑选服饰的手机软件。古普塔和她丈夫住在加州帕洛阿尔托(Palo Alto)。

古普塔第一年申请H1-B签证,但是抽签没抽上,因此只能挂靠她丈夫的学生签证,没法工作。第二年再申请H1-B,幸运抽中了,令他们如释重负,因为她丈夫快要毕业,两人都需要签证。

美国的H1-B签证计划遭到许多批评,因为报道说,有信息技术公司裁掉美国员工,用H1-B工人来取代。古普塔说,她相信有公司会耍这种手段,但是她和她丈夫是真的想要对美国经济做出贡献。

她认为,许多外国大学生花下了大笔钱来美国留学,他们有权利在毕业后获得找工的机会。像她和丈夫就是在印度借了大笔的债才来到这里,如果念完就回去,在印度工作赚的钱根本很难还清欠债。她还表示,他们在美国创业,最大的受惠者就是美国人,他们创造了7个工作机会,有5个美国员工。

对于特朗普大肆批评H1-B计划,并且要大砍移民数量。古普塔质问,为什么移民总是被描绘成抢走美国工作,为什么都没人说说好的一面?像是有关移民做出的贡献?超过50%的硅谷顶尖初创公司都由移民创办,移民对经济的贡献比他们拿走的要多。

她表示,整个硅谷对移民非常支持,她个人没有因为是移民而受到歧视。但是她没获得签证工作之前,投资者不敢投资,这是移民创业要面临的困难地方。

即使移民创业之路艰辛,古普塔并没有觉得不受欢迎。

但是她表示,对于那些想要合法前来这里的人,美国目前的移民体系难关重重,似乎要让人知难而退。古普塔还说,她有创业雄心,即使她没获得H1-B签证,不在美国创业,也会在其它地方创业,但是移民真的希望为这个国家和经济增加价值和创造工作岗位。

六、难民阿卡:不是所有人想法都跟特朗普一样

29岁的拉赫马图拉·阿卡(Rahmatullah Aka)是来自阿富汗巴格兰(Bagram)的难民。他为美国政府工作,在阿富汗建立独立的司法体系。2015年由于亲人遭到威胁和殴打,他获得特别移民签证。目前他和两名室友住在波士顿。

他表示,在阿富汗,连自己的邻居也不能信赖,因为他们可能和塔利班有联系。所以当邻居向他父亲打听他在做什么,他父亲不得不撒谎,说他是扫盲教师。

等到邻居发现他为美国做事,他的家人就不断遭到威胁。接着他骑摩托车被拦截殴打,摩托车被抢走。所以他不得不和父亲搬到城市里,因此他才申请特别移民签证。

特朗普胜选让阿卡产生许多忧虑:申请家人来美会不会就此告吹?未来申请入籍可能会有问题?他在这里还有没有光明的前途?他觉得他不再受到欢迎。

但是他看到有这么多人站出来反对特朗普的旅行禁令──成千上万人,他又开始感到有希望,因为有这么多人支持美国这里的穆斯林和移民。他说不是所有人的想法都和特朗普一样,还有更多人支持庇护难民、欢迎移民等美国价值。

考虑到在阿富汗的人身安全问题,他认为移民来美国还是值得的,他可以工作到凌晨1点才下班,也不用担心。像上个月在喀布尔发生炸弹爆炸,就在他以前工作的办公室附近。

文章来源: 侨报网综合报道,移民帮有部分增量。

返回顶部 移民评估 400咨询
Tel: 400-085-6660
在线咨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