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海外播报特朗普移民禁令风波四起,看美国上演三权分立争霸剧

特朗普移民禁令风波四起,看美国上演三权分立争霸剧

2017-02-06     浏览: 15019

美国 移民

围绕着特朗普的移民禁令,美国正上演着三权分立争霸连续剧。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日前下达移民禁令,禁止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但遭西雅图联邦法官罗伯特(James Robart)裁决暂缓执行,美国国土安全部也跟进,宣布停止执行特朗普禁令,特朗普政府已提出抗告,要求恢复移民禁令。

  围绕着特朗普的移民禁令,美国正上演着三权分立争霸连续剧。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日前下达移民禁令,禁止7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但遭西雅图联邦法官罗伯特(James Robart)裁决暂缓执行,美国国土安全部也跟进,宣布停止执行特朗普禁令,特朗普政府已提出抗告,要求恢复移民禁令。(相关阅读:重击!特朗普禁令被联邦法官叫停,即刻生效适用全美!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道,美国旧金山一家联邦上诉法院周日(2月5日)凌晨拒绝依司法部要求立即恢复总统特朗普对部分外国人实施的入境禁令。这意味着,移民禁令将被继续暂停,使特朗普新政府再受打击。

  不要以为特朗普只在国际上和各国矛盾不断,做惯“大Boss”的他急起来可是和国内的司法圈都要拼个你死我活的。这次三权分立争霸赛的开篇,自然就是特朗普先出的手。

特朗普移民禁令风波回顾

风波起始

  当地时间1月27日,特朗普发布针对7个主要穆斯林国家的移民禁令,宣布暂时禁止来自索马里、利比亚、叙利亚、伊朗、伊拉克、也门和苏丹7个穆斯林国家的公民和难民入境,激起引发轩然大波,激起各方强烈抗议。特朗普一下子陷入四面楚歌的境况:硅谷的各位科技巨头强烈反对,包括美国盟友在内的全球各地领导人也纷纷发声,德国总理默克尔、加拿大总理特鲁多和英国首相梅都表示反对。伊朗和伊拉克先后宣布禁止美国公民入境,加拿大表示临时接受被美国拒签的穆斯林。但特朗普态度依旧十分强硬。

禁令发展

  1月28日晚间,纽约联邦地区法院法官唐纳利(Ann Donnelly)就发布禁令,停止执行特朗普之前发布的行政命令。

  截止1月29日,多达16个州的检察长联名宣布“新政违宪”,并表示将“抗争”;纽约州、马萨诸塞州、弗吉尼亚州和华盛顿州的联邦地方法院法官则以同意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之类的民间团体、个人申诉的形式阻止新政。

  1月30日,美国华盛顿州总检察长宣布对特朗普提出诉讼,随后明尼苏达州也加入诉讼。

  紧接着特朗普咆哮使出一招“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他在当地时间1月30日将拒绝为“新政”背书的代理司法部长耶茨(Sally Yates)解职,以弗吉尼亚东区联邦律师博恩特取而代之,指责耶茨“背弃司法部、拒绝执行旨在保护美国公民的法律程序”。

耶茨

  2月3日,由前总统小布什任命的西雅图联邦地区法院法官罗巴特(James Robart),前天晚间裁决暂停执行特朗普的命令,并适用于全美国。随后,美国国务院恢复遵令取消的签证,国土安全局也声明中止执行移民禁令。

  特朗普这下不干了,于是白宫当日晚间称,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是合理而适当的。当地时间4日,美国司法部即针对“暂停特朗普移民禁令”的裁决向联邦上诉法院提起上诉,要求立即推翻该裁决。

最新

  2月5日,美国联邦上诉法院刚刚宣布,驳回了特朗普政府(美国司法部)此前紧急提交的立即恢复移民禁令的要求。

司法部紧急提交的立即恢复移民禁令的要求被驳回

  这可以说是特朗普颁布行政命令遭逢的最严重的一次法律挫败,特朗普这下怒了,立即痛批法官这项裁定“荒唐”,并使出他的招牌招数,发推特!

  特朗普怒发一连串推特,痛斥上述联邦法官的裁决,甚至怒喷“如果一个法官就可以阻挡国土部的法令,这个国家将何去何从?”

特朗普推特截图

三权分立大乱斗

  据美国法律,自首任总统乔治华盛顿任命第一批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起,“行政和司法保持独立、彼此尊重”,就是为人熟知的惯例。在多地抗议声此起彼伏的表象之下,美国政治引以为傲的司法、立法与行政体系之间的制衡在特朗普时代似乎正在一股背离传统价值的作用力之下摇摇欲坠。特朗普何以上任伊始,就和司法圈争得面红耳赤?

  仔细研究美国政治“红蓝”版图便不难发现,和特朗普“开战”的16个州,基本上都是民主党占绝对或相对优势的地方,在联合声明上签字的州检察长,或“曲线阻击”新政落地的各州联邦地方法官,也几乎是清一色的自由派司法人。对于特朗普的当选他们一直不以为然,却囿于“司法、行政相互独立”而徒呼奈何。如今移民“新政”遭到近乎一边倒质疑、反对,甚至连不少共和党内资深保守派也认为“此举欠妥”,不趁机发难,更待何时?

  而特朗普的反击也耐人寻味。许多关于他的质疑集中在“不讲规矩”,即打破规定或惯例,用白宫幕僚“小圈子人”顶替“正规班子”角色职能,或以行政首长身份涉嫌攘夺立法、司法权限,这迫使他不可能正面反击属于“纯司法圈”的州检察长、联邦地方法官们的挑战,而只能拿行政体系内的司法主管出气开刀、杀鸡儆猴。耶茨本就是提名司法部长塞申斯国会批准就任前留任的“备胎”,更是前奥巴马政府首席法律顾问,留用已是不得已,此刻正好用来“祭旗”。

  不过,这种近乎相互赌气的做法可能导致更大的麻烦。双方的斗争将走向何方?

  据凤凰网相关评论,特朗普方面,塞申斯的提名迟迟未获批,这迫使他不得不用另一个备胎博恩特顶替耶茨,鉴于目前的僵局,即便塞申斯走马上任,其角色无疑也注定是尴尬而左右为难的。

  司法圈方面,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目前有两位空缺,现有7人中3位保守派4位自由派。法律规定,最高法院大法官除非辞职、身体不佳、去世或犯有严重过失,将终身任职。现任大法官中的保守派大多年事已高,而自由派中有两位是奥巴马任命的,正当盛年,预计将任职很长时间。

  需要注意的是,唐纳利2015年1月经奥巴马总统提名任命为联邦法官,由于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阻挠,任命拖到当年10月方获通过。另外,早在去年3月,奥巴马就试图提名自由派法官贾南德顶替已故保守派法官斯卡利亚,被共和党控制的国会阻挠至今。原本共和党阻挠贾南德就职,目的是避免自由派大法官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控制联邦最高法院多数,但特朗普的“任性”无疑会让一些共和党人犹豫——大法官可不是阁员、议员,一旦选错了人几无后悔药可吃,能让他这样“随意”么?

  正因联邦法官“终身任职”,选任过程的政治斗争才尤为激烈。一般来说,联邦法官由总统提名,国会参议院审议通过后才能任职。这样的话,总统自然会选择与自己所属政党意识形态相近的人选提名,参议院审议候选人时,也基本按意识形态划线。

  据预测,未来一年中,特朗普手中掌握着13个联邦上诉法院、82个联邦地区法院和8个专门法院的空缺席位。在任期内,他至少有机会任命两名大法官。这就足以改变最高法院的意识形态格局。

  迄今特朗普和司法圈还彼此保持最后一点分寸:前者未通过强行提名大法官人选或越权干预“示威”,后者也并未采取州检察官联合诉讼“新政违宪”这种孤注一掷的手段进行最彻底挑战。所以,双方到底还能互相制约多久,能否迅速找到“妥协平衡点”,还有待观察。

执政刚两周 四成选民想弹劾特朗普

  由于特朗普上台后接连颁布了一系列严苛的行政令,并且“大嘴“风范不改,这令他的支持率大幅下降。

  根据PublicPolicy Polling 所做的民调,特朗普执政两周后,已有40% 的选民希望弹劾他,民众不满程度比一周前的35% 再次上升。只有48% 的人反对弹劾特朗普。

  历史上,美国总统受到弹劾的例子很少。根据美国宪法,一名总统必须是“因为叛国、贪污受贿或者其他更高的罪名”才能被弹劾。美国历史上只有两名总统受到弹劾,1868 年安德鲁· 强森(Andrew Johnson)总统和130 年后的比尔· 克林顿(Bill Clinton)总统。

  尽管特朗普在过去有许多受到质疑的行为,但是并不足以让他受到弹劾。

  特朗普执政一周后,民调显示52% 选民仍然希望奥巴马当政,只有43% 选民为特朗普执政感到高兴。特朗普的穆斯林禁令也备受质疑,只有47% 选民支持这一行政令,49%对此表示反对。

  特朗普天天搞事情,小编也是忙得够呛,但为了让大家能快速掌握美国最新动态,小编一定会卯足劲为大家送上新鲜热辣辣的新闻滴!大家可以持续关注~

  文章来源:美国侨报综编稿件,编辑:高侨 孟音

为什么选择移民帮

1. 安全 2. 专业 3. 领先
查看详情 ×
返回顶部 移民评估 400咨询
Tel: 400-085-6660
在线咨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