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海外播报美国学生数学都很差?来看这位上海教师揭秘真实美国数学课堂

美国学生数学都很差?来看这位上海教师揭秘真实美国数学课堂

2017-01-09     浏览: 17803

美国 学校 孩子

美国的中小学教育那么粗浅、大学教育又如此尖端,美国人到底是如何跨越这中间巨大的鸿沟的呢?相对于中国学生进入大学后普遍都变得默默无闻,此前表现平平的美国学生反而在科研领域异常活跃,使美国的科学技术在全世界保持领先地位,各种科技创新层出不穷。

  作者:李蓓蓓;公众号“第一教育”(ID:diyijiaoyu),移民帮获授权转载

  美国的中小学教育那么粗浅、大学教育又如此尖端,美国人到底是如何跨越这中间巨大的鸿沟的呢?

  相对于中国学生进入大学后普遍都变得默默无闻,此前表现平平的美国学生反而在科研领域异常活跃,使美国的科学技术在全世界保持领先地位,各种科技创新层出不穷。

  在课堂上,学生应该成为学习的主人,教师不再扮演居高临下的传授者和管理者,面对问题,教师不是把现成的结论告诉学生,更不重述学生自己能看懂的教材,代替学生思考,而是引导学生去主动参与、主动探究、从而获得结论。

........................................

  写在前面

  长久以来,中国很多学生和老师都有这样一种观念:中国学生的数学成绩比同龄的美国学生好很多,例如,中国小学生加、减、乘、除的混合运算已经学得滚瓜烂熟了,但同年级的美国学生连加减法还做得磕磕绊绊。

  中国很多中途去国外上学的中小学生也纷纷表示在国内学了几年数学之后,外国学校的数学课学起来很轻松。由此看来,中国的数学课确实比美国更难、更有深度。

  然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国大学的数学教育却是全世界最顶尖的,相对于中国学生进入大学后普遍都变得默默无闻,此前表现平平的美国学生反而在科研领域异常活跃,使美国的科学技术在全世界保持领先地位,各种科技创新层出不穷。

  美国的中小学教育那么粗浅、大学教育又如此尖端,美国人到底是如何跨越这中间巨大的鸿沟的呢?

  今年在上海市教委的牵线搭桥下,上海理工大学附属小学有幸成为了“上海市校长、教师赴外籍子女学校伙伴研修项目”中的一员,学校教师有机会身临其境地进行持续的、随时的、细致的观察与体验;从而获得真实、全面、深刻而又强烈的国际文化交流印象,而此次结对的对象正是上海市美国学校,可谓不出国门即可一窥美国课堂独特的教学风格。

  上理工附小的数学教师李蓓蓓就为我们发来了她在上海美国学校的数学课堂观察记。来看看一个真实的美国数学课堂是什么样的?

  办学理念

  浸润在国际学校中,首先需了解的就是这所学校的办学理念以及育人目标。我们主要结对的是上海美国学校的小学部,在小学部门口就印有这所学校鲜明的办学理念:

  Shanghai American School inspires in all students:

  上海美国学校激励并培养所有学生的学生:

  A lifelong passion for learning

  终身学习的热情

  A commitment to act with integrity and compassion

  诚信与仁爱的信念

  The courage to live their dreams.

  追求梦想的勇气。

  短短的三句话让我们看到了整所学校在办学中所要努力追求的价值所在,同时学校也十分关注学生终身能力的培养及品质的形成,也就是说他们的教育追求的是“完人”教育。

  而走进不同的班级,我发现几乎每个教室都贴有四个标示的英文单词,虽然表达形式各有不同,但不外乎都是这四个关键字:

  Creativity(创造力)

  Critical Thinking(批判性思维)

  Communication(交流)

  Collaboration(合作)

  简称4C,这四个词指向的就是学校在各项课程中希望培养学生达到的学习的核心素养。

  核心素养是目前当红的高频词,它指的是学生应具备的适应终身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必备品格和关键能力。

  那么这些核心素养是如何被被根植在学生课堂学习中的呢?以数学课堂为例,笔者在观课学习的过程中有如下一些体会。

上理工附小校长、教师赴上海市美国学校研修交流

  关键词条一:学校与教师的自主性比较大

  在美国学校观课期间,最大的体会就是学校以及教师对于课程选材的自主性。

  课堂上见不到教科书,教师有教学指导用书但并不照本宣读,而学生就更是没有书本或者练习册,教科书在这里仅仅是教学资源之一。

  用他们老师自己的话来说“书本仅仅只是书本,科技时代信息瞬息万变,这变化的速度比教材可快多了,如果一味只是参考书本,那真是太可怕了!”

  但是教师对于学段或学期内需要完成的知识点内容也是心中有数的,他们的备课更多来源于网络、书籍、资料等的收集整合,内容有趣不枯燥又富有时代气息,都是些鲜活的例子。

  而反观我们的课堂,教师可以说是比较依赖课本的,课本上的内容几乎几年都不会有变化,有些情境与孩子的现实也相差甚远,所以才有了网上关于“一边放水一边储水的奇怪水池、永远匀速前进的汽车以及上学总会拉东西需要回家拿的小明”等令人啼笑皆非的数学问题。

  当然,这样一种允许教师自主选择上课内容的模式其实对于教师有着更高的要求,因为他们没有模板可寻,更没有历年留下来的教案集,这要求教师有极高的资源整合能力。

  教师的视野开阔了,思路打开了,学生的视野也会跟着开阔起来,思维也会跟着活跃起来!而课堂上学生积极投入课堂的状态也是显而易见的,每个孩子都沉浸在数学课上的小任务中,极少有没活儿干开小差的孩子,学生习得的更多是方法而非结果。

  关键词条二:充分的体验,在玩中学

  如果以我们的数学课堂评价标准来看,美国数学课堂几乎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课堂知识容量小且不概括抽象出数学模型,感觉学生学到的东西似乎很少。

  但是从另一面来思考,老师放慢教学节奏,舍得花时间让孩子充分体验,却给学生创造了无穷的学习空间,他们在自由的空间里边玩边学,保持了极高的学习热情。

  例如我们观察的一节二年级数学课,整个一节课讲了一个问题:如何求两数和及两数差,这属于我们上海教材一年级的内容,结果这帮美国二年级的孩子忙活儿了一节课,场面很是热闹。

  老师给每个孩子一根橡皮糖,先测量它的原始长度,然后把它拉长,由于橡皮糖本身具有弹性,它的长度就改变了,再测量第二次得到第二个数据后由学生自己提问题,从而引出两数和以及两数差的问题。

  一开始这让一边观察的我目瞪口呆甚至有些着急,觉得这节课效率很低,有必要弄得那么复杂吗?但是孩子们却乐在其中啊!拉着自己的橡皮糖测量长度,没有一个人是呆坐在那里不动的。当提出问题列出算式的时候,我真的感受到了这群孩子体验成功后的快乐。

  之后的计算过程也很有意思,他们对于两位数和一位数的加减法显然并不那么熟练,有的孩子在答题板上一个个点一个个数,数得津津有味;有的画出橡皮糖的模样从1开始标数慢慢数,当然也有能直接口算出来的。

  无论哪种情况,每个人都很沉浸在自己的计算里,老师也很耐心,给每个努力的孩子予以鼓励并请方法不同的孩子上台展示,学生成就感满满。

  这样的小实践活动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教室发生。某个早晨,我们看到几个孩子蹲在地上正在摆弄各种不用颜色的小模型玩具,原本以为这只是晨间的游戏而已,但仔细一看,发现这就是一个数学中简单的分类操作了。

  小朋友在整理时可以按照颜色整理,也可以按照颜色、形状以及大小来整理,因为有了实物的操作,小朋友么显得尤为兴致盎然,玩得不亦乐乎,真是每时每刻都在玩中学呀!

  关键词条三:关注个体

  由于美国学校每个班都是真正意义上的小班化教育,所以老师对每个孩子的关注度都非常高。世界上没有相同的两片叶子,每个孩子的学习能力、学习风格都不相同,他们体现出的差异性正是学习真正价值的体现。

  在课堂上教师发布学习任务,这些任务几乎都是由个人或者小组合作完成的,而教师就可以灵活地穿梭在每个孩子身边,既可以了解每个孩子完成的进度,同时又可以及时提供帮助与指导。

  由于班级上学生人数不多,一节课下来集几乎每个孩子都与教师一对一、面对面的交谈过,学生的学习情况教师了如指掌。

  美国学校的老师们非常注重孩子们的学习兴趣,他们尊重每个孩子的性格、兴趣、习惯和喜好,鼓励他们发挥一切想象力和创造能力,不拘小节,都试图尽可能的挖掘每个孩子的内在潜力,促进其自由发展。

  老师是个性化的老师,从每间教室布置的风格就能看出来,所以孩子也是不同的孩子,而不是同一标准下演变出的“复制黏贴”。

  关键词条四:合作与交流

  大家一定都看过三个和尚挑水喝的故事,当三个人聚集在一起时开始互相推卸责任,谁也不愿意去挑水去做事。美国学校的学生则恰恰相反,他们很善于合作也乐于合作。

  例如在一节研究三位数乘两位数的数学课上,完成新授后老师给了学生大量的时间自己完成练习,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看到组内的孩子很自然的就开启了合作模式,互相交流不同的做法。

  有些埋头先自己完成的在做完后也马上加入进来和大家一起商量,而且我们仔细聆听了他们交流的内容,真的是在非常认真的讨论每个环节如何解决问题,而且整个小组讨论非常井然有序,大家轮流分享自己的想法,互相汲取智慧,学习氛围很浓。

  美国教育不仅仅是需要一个有足够学习能力的学生,而是希望培养一个具有学习能力以及领导能力的学生,Teamwork就可以很好的展现一个学生的能力。

  在美国大学课堂上,总会有几个作业是通过小组来完成的。有些甚至在开学第一节课就分好了小组,然后这一个学期就是固定的小组成员来完成几个不同的项目。

  而与高年级老师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也了解到,这样的小组合作化模式在上海美国学校里也司空见惯。小组成员课上或者课后进行讨论,分工协作,最后汇总成果。

  当一个项目完成了之后,小组成员都需要在台上做presentation,向老师以及学生展示你们讨论的结果,同时台下的学生以及老师会提出他们的问题,因为很多课程是不设有课堂考试的,Teamwork以及presentation就是这门课的最终表现成绩了。

  同时这项作业是也没有对与错之分,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希望看到小组成员是如何展示自己的学识能力以及合作能力。

  收获与思考

  短短两个月的学习交流带给我们太多震撼与冲击,我们开拓了教育视野,看到了许多“不同”。但是我们觉得所有看到的“不同”都不可直接照搬,如果丢了自己的精华那才是最要命的,我们要用合适的态度与目光去思考与总结,也就是不妄自尊大,不妄自菲薄。

  在数学课堂上我们要学习的是美国课堂上的开放性与不完全倚靠教材的时代性,他们的教育让我们看到更多的是与这个世界的联通与高频的与时俱进,而我们的教学更多的是从教材、教参中来,有时还是与实际生活相脱节的。

  另外他们有大量直观的学具供学生使用,这对于学生感受抽象的数学是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同时课堂上学生有大量的时间进行实践操作,感受摸不到的“数学”。

  当然这与整体评价与授课模式不同也有密不可分的联系,毕竟我们的课堂上学生还要进行一些笔头练习,但是还是可以尽可能多的提供学生富有挑战的学习任务,同时提供丰富的学具动手操作。

  一个问题两面看,我们的数学课堂更关注数学思想方法的渗透,所以也更会帮助学生进行数学模型的抽象。

  例如在低年级学生学习物体形状时,老师会为孩子提供各种生活中能看到的物体形状:例如正方体的魔方、长方体的礼品盒、圆柱体的积木以及球体的足球等。

  学生通过直观的看、摸、说来认识这些不同的物体形状,他们都来源于身边的生活,都是学生所熟悉的物品。之后这些物品就开始抽象成一般的模型,学生在直观感受后开始抽象出每个物体形状的基本特点,这就是从直观到抽象、从感性到理性的飞跃。

  而对比之下,美国的孩子们似乎一直停留在感性的直观认识上,缺少了到理性的飞跃与迁移,而数学恰恰就是需要学习者具有一定的思维能力及抽象能力。

  在课堂上,学生应该成为学习的主人,教师不再扮演居高临下的传授者和管理者,面对问题,教师不是把现成的结论告诉学生,更不重述学生自己能看懂的教材,代替学生思考,而是引导学生去主动参与、主动探究、从而获得结论。

  由于没有了可以依赖的“传授”,学生必须以自己的直接经验为基础,借助同伴与网络去主动思索所遇到的问题,积极表达自己的见解,形成带有个性特点的认知,并通过教师的探讨性引导、反驳性引导、展望性引导等等指导方法,激发意志,启发思维,完善知识。

  这追求的不单单是一个结论,更是一种经历,是学生去亲身体验、感知学习与认知的过程。它以学生为中心,让学生在与外界环境的交互过程中参与知识的建构,鼓励学生去发现、去创造、去自己解决问题,通过思辨、畅想、感悟等丰富多彩而又体验深刻的获取过程,来达到学生知识、能力与性格共同发展的目的。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学生不再扮演受知识的“容器”,而成为了有主观能动性的学习主体,课堂上也看不到僵局和苦恼,有的只是妙趣横生的智慧火花和获得成果的欢快镜头。

  课堂教学中的分组合作学习,能为学生创造一个开放的、积极的、信赖的学习环境,使学生获得大量合作交流的机会,师生间、学生间建立起一种融洽、默契的关系,彼此之间充满信赖和支持。

  所以教育不分好坏,只求适切,取其精华,相融相生,以寻找两者之间的平衡点才是最智慧的。

为什么选择移民帮

1. 安全 2. 专业 3. 领先
查看详情 ×
返回顶部 移民评估 400咨询
Tel: 400-085-6660
在线咨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