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海外播报他用日本匠人精神做面包,在美国大受欢迎,在中国却濒临倒闭

他用日本匠人精神做面包,在美国大受欢迎,在中国却濒临倒闭

2016-12-24     浏览: 34022

海外

真佩服有一种人,他可以始终如一做自己。不管境况多艰难,都遵从本心,永远不出卖自己的灵魂。小编今天要讲的就是这样一位任性又倔强的老头——面包老爹陈泽祯。

  文:创日报(ID: chuangribao),作者:肉肉 尹太白,移民帮获权转载

  真佩服有一种人,

  他可以始终如一做自己。

  不管境况多艰难,都遵从本心,

  永远不出卖自己的灵魂。

  小编今天要讲的就是这样一位

  任性又倔强的老头

  面包老爹  陈泽祯

  ▼

  他家世背景显赫,

  民国四大家族“蒋宋孔陈”中陈家后代,

  自幼博览群书,能言善辩。

  早稻田大学法学专业毕业后,

  就做起了台湾《联合报》特派驻日记者,

  又成了日本家喻户晓的毒舌电视评论员。

  从纸上戎马到舌战群儒,

  一生交友树敌无数。

  ▼

  46岁那年,因政局突变,

  他愤怒辞去人人羡慕的工作,

  钻到厨房里,

  终日和面粉、黄油、酵母打交道,

  在东西半球各开出了一家响当当的面包房:

  “红炉磨坊”

  ▼

  因为口碑好名气响,

  曾有上百国内外家媒体都报道过红炉。

  外人以为做面包光鲜亮丽,

  但只他自己知道这几年经营下来有多苦。

  私底下,他经常更老友们吐槽说,

  他开面包店开得很悲壮,

  因为利润太低太低了!

  ……

  见到老爹,总会有神奇的感觉,就像王朔评价姜文那句话:“明明没欠什么,但就觉得有愧疚,就觉得不为他做点什么就是对不起他。”

  而身为红炉磨坊面包店的忠实粉丝,创哥想讲老爹辉煌又牛逼的一生很久了,在憋下去估计就会内伤了,所以今天必须讲给大家听!

  行走的混世魔王

  从小棍子打架,长大笔杆子开骂

  先说面包老爹的身世,不是一般的显赫,那是相当显赫啊。

  他的爷爷是陈其美,是孙中山的左膀右臂,蒋介石拜把子大哥。更有一个说法是,“蒋家天下陈家党”。他的两位堂伯是国民党CC系创始人陈立夫、陈果夫,他的父亲是台湾著名企业家和金融巨子陈惠夫。

与堂伯陈立夫的合影

  因为与蒋家是世交,所以陈泽祯从小坐在蒋纬国的腿上长大的。

  老师最头疼的学生,天生的孩子王。

  陈泽祯从小就是惹祸包,父亲经常对别的家长说:“千万别让你家孩子和他玩,跟我儿子会学坏。”因闯祸太多,父亲给他起了外号叫“活死人”,额,应该是放弃治疗的意思吧。

  因为他在学校的表现“相当出色”。

  小学五年级,成功煽动全班同学罢课,原因是音乐老师上课偏心;初中全校拿刀追杀教导主任,因为看到训导主任和女学生在教室亲亲我我;到高中,和社会小混混干仗,收保护费的流氓见到他已经会躲了。。。

  虽然在大人眼里这是胡作非为,但陈泽祯觉得见义勇为,侠忠义胆,他从小就在想,难道“仗义勇为”与“嫉恶如仇”都只能是说说,为啥就没人敢身体力行行动起来呢?

  为什么只有我敢?恩,我真棒。

  成为日本最毒舌电视评论员  辩论从没输过一次。

  早稻田大学法学院毕业后,他成了一名台湾《联合报》的驻日特派记者,很快就凭借犀利的观点、勤奋的写作,成了日本的电视节目时常邀请的嘉宾,就政治议题进行辩论,能言善辩的陈泽祯竟然史无前例地一次没输过,红了半边天。。。

  有多红?当他穿过新宿红灯区,居然有妈妈桑在路边朝他大喊“庆桑(日本人叫‘陈先生’的发音)我好喜欢你”。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其实我从来就没有回过头过。以前我是靠打架干仗,长大后我靠笔杆子,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而已,但我还是我。”

  他做人太硬气,性格像炮仗一点就着,当时日本人一句"中国近代无文学"的羞辱,竟让老爹花了五年半的时间废寝忘食的一口气将高阳先生的鸿篇巨著《慈禧全传》翻译成全日文,这才出了这口恶气。

  辞职移民美国

  46岁做面包学徒一切归零

  1988年,因为亲日派+台独分子李登辉上台,他愤然辞职并移民美国了,想着李登辉发工资就恶心。

  后来他在日本当了3年面包师傅学徒,拜访的全是日本大师级的师傅。

  回美国后,在乡村音乐首都的田纳西州的70号公路边,开了一家名叫"ALPHA BAKERY"(红炉磨坊),一段时间后,国外媒体们蜂拥报道,还被推为了"东南七州,好吃、懂吃、舍得吃的人们的店"。

  加香精、柔软剂决打死都不行,怎么对得起我咬牙坚持的14年?

  偶然得到机会回中国开店后,老爹耿直的性格丝毫没有改变,在对待面包的原材料上更是锱铢必较。

  开店之初,老爹亲自去挑选面粉,但很快他就发现这些面粉的蛋白质含量竟然全不相同,甚至连交货量都无法保障,老爹一个人躲在角落里生闷气,有人看不过,就劝他反正吃起来都一个样,没必要跟面粉过不去。

  结果老爹大发雷霆,难道堂堂一座北京城,连一种制作面包的面粉都没有吗?不得已的老爹只能退而求其次,跑到星巴克的库房里去借了一批面粉,后来他又专门托人去了找,直至买到进口的欧洲面粉时,老爹才满意地松了口气。

  然而老爹很快就又发现,自己对面包的品质要求与中国市场上对面包的概念有着天壤之别。

  每个面包都有灵魂,为了做好面包不计成本

  老爹认为每个面包都是有灵魂的,为了做成口味极佳的面包,老爹甚至不计任何成本,他始终坚持坚持“好设备+优质原料+传统好技术”。

  于是老爹十几年前就花4万买了一台日本烤箱,这对于还没有任何盈利开源的面包店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巨款。但老爹似乎并没有过多在意,不仅如此,他还坚持使用最优质的原料,比如德国进口的粗粮面粉,新西兰安佳黄油、韩国幼砂糖、法国酵母等。

  除此之外,老爹还认为"什么面包用什么面团"才对得起做出来的面包和消费者,红炉磨坊总共有18种面包,老爹每天都会制作18种面团,不仅费时,而且十分费力。

  在老爹看来,如今很多面包店为了销量和成本只用一两种面团,然后在形式上稍微改变一下,就成了新品,其实是一个面包师所不耻的。做面包不是做包子,包入什么馅就是什么味道的包子,这完全是一种欺骗行为。

  事实上,如此高额的制作成本和时间成本让周围的人惊出一身冷汗,红炉磨坊也因此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所以价格自然而然也就比其他面包店贵出一截。

  14年前,36元一个的德式面包简直让人难以置信,吃惯了含有色素、香精和添加剂面包的消费者并不知道什么是无糖零脂的杂粮面包,他们甚至还把老爹骂了个狗头淋血,又丑又小的面包还卖这么贵,就是一家黑店。

  每当这个时候,老爹总是哭笑不得,别人劝他入乡随俗,可老爹也只是摆摆手,"想挣钱容易,加点香精柔软剂防腐剂足以唬人就可以了,可是我都坚持了十几年了,如果我也那样做了怎么对得起我咬牙坚持的这十几年?

  也许明年就倒闭

  可为何中国开一家百年老店那么难

  那天和老爹在一家他常去的日料店吃饭,吃完后他让服务员端来一杯咖啡,没嘱咐服务员很默契地就拿了两包糖,老爹笑眯眯地说:人生这么苦,一定要多加点糖。

  如今,北京的房价涨的飞快,原材料也越来越贵,老爹的面包店一天不如一天,每个月都要赔一二十万,他故意轻描淡写说,也许我们明年就要关门了,但创哥还是听出话里那难以掩饰的悲伤。

  让他这么快乐的老头悲伤的事情,恐怕也只有这家快坚持不下去的红炉面包了吧。

  即便如此,老爹在对待做面包这件事情上依旧固执的像块石头,原材料决不妥协,以至于他需要用美国门店的微薄盈余来补贴北京店的亏损。

  老爹想不明白,怎么自己做面包的态度在美国行得通,在中国就行不通呢?每每想到这些,原本爱说爱笑的老爹总是忍不住叹气,“知道的当我们是宝,不知道的嫌我们又丑又小,酒香未必不怕巷子深,但是我至少做到了酒香。”

  老爹坦言其实自己并不想关门,唯一让他欣慰的是,虽然自己人瞧不上,但来自欧洲各国的老头老太太们却对老爹的面包赞誉有加,称红炉磨坊的面包“比德国更德国、比法国还法国”的面包。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就是老爹舍弃不掉这群死死跟着自己的员工,他早已把他们当作自己的孩子一般对待,每次看到员工忙碌的身影,老爹就一次次打消关张的念头。

老爹和他的小鬼头们

  红炉磨坊的员工大多从开业时进店,一待就是十多年。他们从学徒到成家立业,整个人生轨迹都与红炉磨坊紧紧交织在一起。有的虽然已经离职多年,但每逢假期依旧会带着孩子回来探望红炉磨坊的老伙伴。

  虽然不知道红炉磨坊还能坚持多久,或者连明天也撑不到了,但已是古稀之年的老爹说他有一个梦想,那就是用西方的方法,让中国的面食走向世界,他说自己留学不是为了回来以傲乡人,而是为了子孙有问可学。

  到今天红炉磨坊已经坚持14年了,

  老爹说有可能明年就关门了。

  小编不禁想问:

  难道在中国开出一家,

  有所坚守的百年老店,

  真就那么难吗?


返回顶部 移民评估 400咨询
Tel: 400-085-6660
在线咨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