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海外播报澳高中生$20造$11万救命药对抗美第一奸商,中国学生在干嘛

澳高中生$20造$11万救命药对抗美第一奸商,中国学生在干嘛

2016-12-09     浏览: 2821

教育 海外 孩子

在其他国家的中学生风起云涌地创新、追随梦想时,中国的孩子在干什么?今天要讲的故事,像是一部真人版的“生活大爆炸”,澳洲的几个亚裔中学生学霸搞了个大新闻,外媒纷纷献出膝盖!

  文:华人新视野,作者:辛上邪,移民帮获权转载

  在其他国家的中学生风起云涌地创新、追随梦想时,中国的孩子在干什么?

  今天要讲的故事,像是一部真人版的“生活大爆炸”,澳洲的几个亚裔中学生学霸搞了个大新闻,外媒纷纷献出膝盖!

  据英国BBC报道,他们在学校的化学实验室里,经过整整一年的反复实验,仅花费$20就配置出了一款在美国地区售价高达$11万的“救命药”——达拉匹林。

▲英国BBC

  达拉匹林是一种专门治疗寄生虫感染的特效药,针对的是患有艾滋病、癌症等免疫系统缺陷的病人,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高尖药物。

  这让小编不仅联想到了之前快的一部美剧《生活大爆炸》,这几个亚裔学生就跟生活大爆炸里的男主角谢耳朵一样,顶尖聪明,勤奋努力,更重要的是,他们都有一颗赤子般善良的心。

  澳洲及很多重要国际媒体都将这一发现评价为重重地甩了哄抬药价牟取暴利的美国奸商马丁?史克雷利(Martin Shkreli)一记耳光!这些名不见经传的17岁阳光大男孩凭借自己的努力,实现了梦想,一夜之间成了英雄。

悉尼高中的“少年英雄”

  而被他们“甩了一记耳光”的马丁·史克雷利,也曾经是少年英雄。

  他出生于移民家庭,父亲是阿尔巴尼亚人,母亲是克罗地亚人。1983年他生于美国,从小家庭贫困,高中辍学后,17岁开始学习股票买卖,21岁毕业于纽约巴鲁克学院,在这所“美国穷小子的哈佛”中获得了商业学位,23岁成立了自己的第一个对冲基金。

  然而,史克雷利为人贪婪狡诈,他在金融业中不断获利后,又染指药业。

马丁·史克雷利被评为“最遭恨的美国人”“全世界最讨厌的人”

  2015年9月,他创立的图灵制药(Turing Pharmaceuticals.)买断了达拉匹林的生产权后,宣布将原来每粒13.5美元的价格提升至750美元!

  达拉匹林主要是用于治疗疟疾、帮助艾滋病和癌症病人抵抗寄生虫感染,已经生产了60多年,成本不过1美元!

  达拉匹林是美国药监局唯一认可的同类药物,这对艾滋病患者真是雪上加霜。这一丧尽天良的行为立即遭到社会各界的抗议和谴责。

希拉里谴责史克雷利哄抬药价

美国民众抗议史克雷利哄抬药价

  史克雷利却无动于衷,顶着暴雨般袭来的骂名洋洋自得、一意孤行,声称原来的价格药厂赚钱太少,他要为股民赢取最高利润。

  2015年12月17日,这位华尔街的坏孩子被FBI以涉嫌金融欺诈抓捕,2016年1月被保释。即使如此,他仍坚持不降价,令美国患者一筹莫展。

马丁·史克雷利被FBI拘捕

  就在谁都拿他没有办法的时候,澳洲这些十一年级的学生在正义感的驱使下,向他发起挑战;在老师们的支持下,另辟蹊径,找到了达拉匹林另外的生产配方。孩子们申请了新配方专利,将其公布于网上。

  发明被公布后,史克雷利先是冷嘲热讽,后来又冷淡地恭喜他们,说这不算创新。也有群众说孩子们的发明到被投产还有距离,甚至质疑公布配方的行为是否恰当等等。

  但更多的人看到的是这些孩子努力的正向意义——他们敢于对公然的恶行说不,愿意用自己的努力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他们以自己的好学、才智、勤奋为自己未来的人生之路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李同学手中这一小瓶药在美国市场价值150,000美元

  今年,中学生已经不是第一次取得这样瞩目的成绩了。

  10月,美国15岁的女孩萨拉·马克布鲁(SARA MAKBOUL)为了防止被遗忘在汽车中的幼童因闷热致死,发明了感应座垫。当汽车锁闭后,车内温度升高到一定程度时,座垫有降温功能,同时通过与车钥匙的感应产生蜂鸣,提醒拿着车钥匙的父母。

  美国平均每年有37例儿童因被遗忘在车里遭高温致死的案件,萨拉的发明无疑是粗心大意的父母的福音。

美少女发明家萨拉在家里进行座垫研发

  5月,加拿大的威廉姆·加杜里根据自己几年来研究观察所得的分析结论,在加拿大宇航局的支持下,通过卫星数据发现了一座玛雅古城遗址,他将其命名为“火焰之口”。

年轻的资深考古爱好者加杜里

  由于尚未挖掘,目前这一重要发现还不能完全被认定,有的学者持怀疑态度。但加杜里不畏流言、议论,坚持自己的观点并准备正式发表论文。更可贵的是,在荣誉面前他并未止步不前,还在继续新的研究。

加杜里通过卫星数据发现了一座玛雅古城遗址

  这三则中学生成功的案例中,除了学生本身的奋斗,还与老师、社会的支持分不开。

  今年是悉尼大学开放疟疾新药研发第二年,他们对全社会开放相关资源。该校为这几位学生提供必备的实验室器材,还安排博士爱丽丝·威廉姆森(Alice Williamson)通过网络在线指导他们的研发工作。

  萨拉点马克布鲁则从校际资源共享中获益,每天去另外一所高中参加数学、科学课程。而威廉姆·加杜里的考古发现除了与加拿大宇航局的支持密不可分之外,也有赖于新不伦瑞克大学遥感技术专家的帮助。

  正是社会鼓励创新精神,这些老师、教授、专家尊重和重视孩子们的新思想,才令他们有可能实现梦想。

聚精会神的小科学家

  而与家长的支持更是分不开。威廉姆·加杜里外出查资料、听讲座、开会,都是他的妈妈全程负责接送、安排、陪护。除了生活、物质的支持,精神的肯定、赞赏更重要。

  如果从一开始,当孩子们的设想刚刚萌芽时,家长们就以“不务正业”“耽误学习”“瞎操心、管闲事”等理由阻止孩子们,那什么结果都不会出现。

  如果孩子们遇到挫折,家长给予“早知道你就不行”“瞎耽误工夫、浪费钱”的评价,他们也很难步入辉煌。

  此外,这些“成功中学生”的共同特点是,有一颗关怀他人、关心世界的爱心,以人类的共同进步为进步、共同发展为发展,有民胞物与的精神。这也是区分悉尼的少年英雄与华尔街狼史克雷利华丽的分界线——没有高尚的思想境界、正向的人生观,再有天才的人也终被社会唾弃。

  反观国内的中学生,不仅课业压力大,所学的功课还大多数要求标准化答案,连语文课的中心思想都要求背诵的一字不差。孩子们无暇、也不被鼓励有自己的思想,从小就恨不得被削成一根根“人棍”,插在座位前一动不动地坐着“学习”,死记硬背答案。回家后,作业题山卷海,家长又给报各种课外补习班。在高考的催逼下,没有家长和学生敢放松、尝试其他。

  有一位教育专家说过,“现在的教学考试制度下,学生们都是在人海中挣扎。顺着走都怕赶不上趟,谁还敢逆行?”不敢逆行的坏处是学生们升入大学、甚至毕业工作后,极度缺乏创新精神,怯于尝试。

  教育商品化后,一心利己的成年人影响、培育出更加利己的孩子。心理教育专家徐凯文说,功利的教育、焦虑的家长导致了空心的孩子。

  这些年,成年人的自杀率减少,青少年的自杀率却增高,甚至有小学生自杀。因为这些孩子不知道为什么要活着,缺乏正向的价值观,在成长过程中,会越来越迷茫和空虚,丧失奋斗目标和动力,更容易沉迷于网络和电游。所有这些,都值得深深反思。在其他国家的青年迎着希望茁壮成长时,我们的孩子是怎样的状态?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华人新视野,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随意转载该文。


返回顶部 移民评估 400咨询
Tel: 400-085-6660
在线咨询 1